精彩小說盡在解憂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諜殤之山河破碎 > 邂逅相救

邂逅相救

沉醉四月 2019-07-12 04:16:07

  第十三章 救助

  夜色降臨,76號行動人員早已陸續就位,劉澤之帶人最后離開76號到達指定地點,他讓分派給他的四名特務每人帶領幾名新招募正處在甄別期的人,各自負責一段,要求這些人事后提供書面報告。他自己在蘇州河邊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石凳,坐下來靜靜的等待。他估計行動的時間就要到了,自己帶的這一批人是最后一批就位的。今天晚上如果沒有奇跡發生,重慶軍統站尚未完成組建又會遭受第二次滅頂之災!對陣的雙方一方是甫抵上海,立足未穩,完全沒有準備的戰友;他們的對手是破譯了密碼,掌握了一切情報,重兵埋伏的有備之師。而自己不過是李士群行動中最不重要的備用的一環,無所作為也是早就注定的。二十二點四十分鐘,遠處傳來騷動聲,槍聲響起,先是越來越密集,很快又沉寂下去,幾分鐘后,警笛聲大做,隱約又一次傳來幾聲槍響,似乎距離蘇州河不遠。劉澤之警覺起來,拔出配槍,向著槍聲傳來的方向靠近,百余米后,見沒有什么異動,這才松了一口氣。他想應該到事先安排好的四個設伏點分頭看看其他人各自的表現,這樣回去了也好交代,然后就收隊回去。沿著蘇州河一路走去,前兩個設伏點一切正常。第三個點距離稍遠,這時,附近上海最大的棉紗廠光明紡織廠夜班的工人下班,深夜的街道突然熱鬧起來,近千名女工和為數不多的男工涌出工廠大門,人頭攢動。劉澤之閃在路邊等候。

  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劉澤之!是你?”

  劉澤之吃了一驚,來人居然是周成斌!那個在越南要取他性命的王牌殺手。他心下一喜,隨即心又懸了起來,四周一望,毅然道:“跟我來!”

  周成斌有傷在身,行走極為不便,一剎那劉澤之打定了主意,二人借著人群的掩護,二十余米后,在夜色中走進一條黑暗的死巷,劉澤之俯身在地,拉起一個井蓋:“你先在這里躲一躲。我會來接你。”

  劉澤之很快回到蘇州河邊,剛才的一切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他又到另外兩個設伏點看了看,正要命令收隊。倪新帶人跑了過來:“澤之,這里有異動嗎?”

  “我安排了四個設伏點,剛轉了一遍,沒有發現,怎么了?”

  “發生槍戰,有兩個人逃跑了。”

  劉澤之故作一驚:“如此嚴密的布防,還真的有人能逃出來?逃到哪里了?趕緊追捕吧。”

  倪新疲憊的說道:“要是知道逃到哪里了,那還叫逃跑了?李主任親自坐鎮指揮,剛才下了命令一部分人押解抓住的人犯回76號突擊審訊,另外一部分繼續全面搜捕。”

  “那我和我帶的這些人被分到哪一組了?”

  “我就是來通知你的,李主任讓你帶人收隊回去。”

  劉澤之渾身一涼,76號的職業特工搜捕,周成斌躲不了多久的,該怎么辦?他笑道:“那太好了,倪秘書偏勞了。”他回轉身對一個特務命令道:“你去通知咱們這一組另外三個設伏點,都到這里集合。”

  “老倪,來,抽根煙,喘口氣。你繼續抓人,我回去聽新招募的人報告情況,估計今天晚上都要熬通宵了。哎呀,你怎么了?我才看見,你受傷啦?我看看。來來,我扶你,先到這里坐下。”

  倪新坐在河岸邊,劉澤之看了看他的傷:“看著不重,其實不輕啊,不是槍傷,我摸摸,肩胛骨骨折了!初次包扎的也不好,現在手頭沒有條件,也不能再動了,必須趕緊治療,萬一傷到了神經,你的左臂就有可能殘廢。”

  倪新嚇了一跳:“骨折了?我怎么感覺胳膊可以動啊?聽你說的很內行啊,你可別嚇唬我。”

  “你忘了?我在倫敦英國皇家醫學院上過兩年學,學的還就是外科。你現在能動,是因為你的臂骨沒有骨折,骨折的是肩胛骨,你有沒有感覺越來越疼了?”

  “哎呦,你一說還真是越來越疼了。剛才抓人的時候,被一個人用椅子砸了一下。那怎么辦?澤之,要不這樣,我帶你的人回去,你替我帶隊搜捕,行不行?”

  真是天助我也,這半年一直是怎么倒霉怎么來,原來老天爺也有開眼相助的時候。劉澤之故作沉吟:“你的傷是不能拖,而且搜捕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幫兄弟的忙到也是應該的,可是最好還是和李主任請示一下。”

  “嗯……不用了吧?這么點小事,還打擾主任?不就是換個班嗎?現在李主任應該忙的不可開交,別碰釘子了。這樣吧,我帶隊回去,抽空面見主任匯報,李主任不同意,我再找別的人換你。”

  倪新帶人走了,劉澤之命令道:“我們先仔細搜查這一帶,十分鐘后集合,轉到河對岸繼續搜查。開始吧。”他隨手一指身邊最近的兩個特工:“你們兩個跟著我。”

  三人來到周成斌藏身的那條死巷,劉澤之命令一個特工:“這里太黑,什么都看不清,你去向那邊的幾個人把手電要過來。”

  那人跑步借來了手電,劉澤之又命令他在巷口警戒,帶著另一名特工打著手電進了死巷,劉澤之仔細搜查了一遍,兵行險招,說道:“這里有個下水井,你去找根木棍,撬開看看。”

  那名特工跑著去找木棍,劉澤之俯身又一次拉開井蓋,周成斌貼著井壁,舉槍待發,四目相對,瞬間默契于心,劉澤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合上了井蓋。對匆匆趕回來的那名特工說道:“這個井蓋不嚴,用手就能打開,走吧,繼續搜查。”

  帶隊來到河對岸,在河里發現了一具尸體,打撈上來初步檢查,尸體上的兩處槍傷都是76號配發的點四五手槍造成的,這應該是逃出重圍的一名重慶特工。劉澤之暗暗嘆氣幸運之神沒有二次眷顧,逃出生天的只有周成斌一個。作勢繼續搜尋直至天色微明,方才傳來李士群下達的收隊的命令。

  回到76號,只見人來人往,個個步履匆匆,一派緊張繁忙。劉澤之驚訝的看到左肩包扎著的倪新,問道:“你怎么沒去醫院?干嘛哪?”

  “澤之,回來了,辛苦。你還真算得上是半個外科大夫,讓你說對了,肩胛骨骨折,好在是左肩,不影響寫字,我寫個簡單的報告就去醫院,咱們兩個中途換崗,前半部匯報我寫,然后你來繼續。我的傷咱們醫務室初步處理了一下,現在指望不上他們了,忙乎著搶救刑訊的人都忙不過來。剛才面見主任,他也讓我趕緊去醫院看看。”

  劉澤之在倪新面前似乎一向是“直言不諱”的:“是啊,老趙負責審訊,唉,他那個人那,不是我在背后說他,干咱們這行的,酷刑審訊雖然是平常事,可是像他那樣,把酷刑作為樂趣的,也少。”

  倪新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笑笑不語。

  劉澤之牽掛受傷的周成斌,心急如焚,天很快就要亮了,萬一節外生枝被人發現了蹤跡,麻煩就大了,自己也有可能被卷進漩渦。必須馬上把他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可是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又如何才能脫身哪?忽然他想到了一個很好的借口,對倪新說道:“早知道你還能起草報告,我就不急著趕回來了。有件事想托你遮掩,今天還處在緊急狀態,主任有令不得隨意外出,可是我必須馬上出去一趟,你知道……那批糧食,主任命令我趕緊脫手,也不知道今天有行動,幾天前就和一個糧商約好今天交易。一會就說我送你去醫院,你拉著我陪了你一個上午,行不行?”

  倪新笑笑:“沒問題。這就對了,趁著這陣忙亂趕緊賣了,最近別再干這些事了,現在是特別時期,讓日本人發現了,也許主任都護不了你。”

  “得了吧你,我的事自己心里有數,再說你也不是沒有花過我搞來的錢。”

  對劉澤之在錢財上搞的把戲,倪新并不太在意,笑道:“我算是被你拉上賊船了,事不宜遲,走吧。”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歡聚 試探 受命 突變 無助 追殺 株連 兄弟 甄別 無計可施 邂逅相救 交鋒 歸來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