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解憂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海龍劫 > 第二十章  白毒血菇

第二十章  白毒血菇

笑冷人 2019-11-04 17:41:44

葬泉內,魘無珠還是沒有醒過來,原本隔三差五來問其情況的龍士也漸漸不來了,錦鯉頓時覺得無聊起來,命不盡倒還好,不怎么離開葬泉,用他的話說,他一定要第一個跟魘無珠說對不起,雖然命不盡死都不說為什么要道歉。不過錦鯉不想也明白。

好羨慕她,有這么幾個人守著。錦鯉望著chuang上的魘無珠,不自覺開口道:“你為什么不醒過來呢?我不會告訴殿主,他們都很擔心你。”

禍顏隔三差五就像吩咐下屬一樣讓命不盡照顧好魘無珠,命不盡雖然表面上點頭答應,背后一個勁兒的跟錦鯉說禍顏的不是,聽的錦鯉更加羨慕這幾人。

凝血總是遠遠的望著這里不會太靠近,她似乎跟所有人保持戒心,除了禍顏。

“啦啦啦啦……”

正在踢水的錦鯉忽然凝神,對面一個白衣白發用一個大白蘑菇當雨傘的少女扭頭朝她做了個鬼臉。

“啦啦啦啦……”

錦鯉歪頭,那少女是誰?怎么沒在族中見過?

清喉嬌囀,聲如天籟,錦鯉跟著少女的腳步,忽然起了陣風,沙子瞇了眼,錦鯉揉眼,再看,卻不見少女蹤跡。

“你在找誰啊?嘻嘻……”身后冷不丁冒出一個聲音。

錦鯉嚇得一個激靈彈了起來,本能退到一丈之外。

“你是?”錦鯉定了定神,警惕道。

這少女并不簡單,她的妖氣告訴錦鯉此人絕非碧龍族人。

“嘻嘻……你怕什么?你不是在找我嗎?”少女眼神清澈,笑靨如花,錦鯉稍稍松了口氣。

“你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錦鯉好奇道。

少女嬉笑,神情忽然一變,“我來找預言之女啊!”

話音落,錦鯉忽覺眼前一花,本能抽出腰間曲牙,錚錚兩聲,錦鯉回過神來,少女無蹤,曲牙緊握,葉落風止。

不簡單!錦鯉眼神一凜,身側樹動,曲牙應聲飛出,一陣銳利的妖風從后方襲來,錦鯉斜眼,曲牙回旋,**啪幾聲,曲牙被一股大力彈開,虎口一麻,錦鯉飛了出去。

只見少女從天而降,欺身而來,眼露兇光,一點也不像剛才那個純潔無暇的少女,錦鯉大駭,再提妖力,曲牙光芒暴漲,少女一聲尖叫,錦鯉*@著一個翻身安然落地。

少女再次無影。

到底是什么人?錦鯉急得滿頭是汗,下意識的緊握曲牙。

“死!”耳邊泛起一個冷冷的聲音。

錦鯉回頭,少女近在咫尺。

“啊!”

巨網從天而降,樹陰沙沙,妖風頓時四竄,如刀如劍,樹林瞬間被毀了大半,少女猝不及防來不及躲閃被巨網牢牢網住,錦鯉嚇得呆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臉上身上都因那陣妖風化了好幾道傷口,但她并不在意,迫不及待的躲到命不盡身后,大呼好險。

“謝謝你,差點就沒命了。”

命不盡看著網中的少女皺了皺眉頭,原本他在魘無珠門口守著,誰知就聽見這里有什么動靜,趕到后見那氣勢以為是什么人,網住了一看原來是個娃娃。

命不盡蹲下戳了戳娃娃,“喂!小東西,你叫什么名字。”

“嗚嗚……”被網套住的少女揉著眼睛嚶嚶哭泣。

白衣白發,小手一遍又一遍的抹淚,下彎的唇,傷心的哭,她坐在地上,聽見命不盡的聲音抬頭,紅腫的大眼睛,抽噎道:“我、我叫小白傘。”顯得甚是委屈。

“嗚嗚……”

命不盡心里很不是滋味,頓了頓,一揮手收了網,“走吧!”

小白傘驚訝的抬頭,泣不成聲,“你、你要放了我?”

命不盡抓了抓頭發,對一個小孩子,他還真下不了手,遂扭頭瀟灑的揮手道:“快走快走。”

錦鯉驚得瞠目結舌,見命不盡走,也抬腳跟了上去。

“嘻嘻……放了我就留下你的命吧!”話音落,錦鯉覺身后異樣曲牙本能脫手而出。

錚錚。

錦鯉只覺虎口一麻,曲牙震飛,少女眉眼彎彎,笑面欺身。

“錦鯉!”命不盡張開天網,少女抬頭,一腳將錦鯉踹入網中,網飛,一片血紅倏然闖入戰團,妖風如刀,血光撲面,少女猝不及防,肩頭一疼,輕哼一聲,抬眼,唇微揚,白發如雪,被一陣風卷入了樹林中,很快無蹤。

“嘻嘻……嘻嘻……”笑聲回蕩,遠處禍顏面如冷霜。

一聲悶響,錦鯉落地,%.口卻是火辣辣的疼。

“命、命不盡……”錦鯉抬頭,熱淚滾滾。

“錦鯉、錦鯉。”命不盡不知所措,錦鯉%.口出現了一枚白色蘑菇,而且已肉眼可以看見的速度扎根心臟。

錦鯉只覺一陣撕裂般的騰空,力氣迅速被抽干,聽不見,動不了,連命不盡的臉也看不清,漸漸模糊。

“命……”錦鯉吃力的抬手,想讓命不盡靠近一些,她聽不見他在說什么。

白菇迅速變成血紅,仿佛在拼命吸干錦鯉的血,錦鯉漸漸沉陷干枯狀態。

命不盡見錦鯉伸手忙準備將她扶起。

“別動。”血扇忽至,命不盡嚇了一跳,禍顏喝道。

錦鯉呼吸越來越急促,雙頰凹陷,眼神迷離,她看見自己干枯的手,以為這是一場夢,扭頭看見禍顏和命不盡,他們已經離開,越走越遠。

不要、不要丟下我。

沒有力氣,錦鯉試圖挪動身體,%.口傳來鉆心的痛。

“你這是干什么?放任她不管嗎?”命不盡朝禍顏大吼。

禍顏一語不發,將命不盡扔到一旁,舉起曲牙,沉痛的看了一眼錦鯉,嗖的一聲,曲牙如風,刷的擊中錦鯉%.口的血菇。

嘭!

血菇破,頃刻間,錦鯉當場炸裂,血肉橫飛,所到之處都出現一朵白色蘑菇,小巧玲瓏煞是可愛。

“這是……”命不盡大駭。

禍顏指著那些蘑菇,只見,白菇很快吸干地上的血肉呈現一種淡淡的紅色,仿佛像活了般,他看見白菇向兩人緩緩移來。

“啊!它、它們在動。”命不盡大叫一聲,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禍顏眉頭皺成一團,血扇一揮,蒼白妖火呼嘯而出,白菇仿佛有感覺般連連后退,但還是沒有逃過妖火,一瞬間,化為了灰燼。

“這、這、這是什么?你怎么看起來很清楚的樣子?”命不盡瞪大眼睛,不可思議道。

禍顏淡淡的回道:“,那個少女,是白毒傘。”

“白毒傘?你說清楚。白毒傘又是誰?”命不盡追問,禍顏什么也沒說轉身離開。

地妖還有余孽?白毒傘竟然沒死。他做夢都不會忘記他的戰友朋友,%.口的那朵從白至紅的血菇,血濺到的地方也會生出那樣的蘑菇,一傳十十傳百,碧龍族死傷無數。唯有妖火是那血菇的唯一克星。

屋外,凝血心神不安的守在那里,一見禍顏回來,松了口氣,忙問:“發生了什么事?”

“墓剎錦鯉死了。”禍顏回道。

凝血一驚,“誰干的?”

禍顏沉思片刻,良久,開口道:“你去告訴殞地殿他們,白毒傘來了。”

“白毒傘?”凝血疑問。

禍顏搖頭,“回來我再告訴你。”

“好,那你小心。”凝血點頭,離開葬泉。

心底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凝血回頭,禍顏出神的望著屋內的人,在他的心里,她始終只是朋友。

凝血失笑,心口有什么正在悄然脆裂。

海龍之淵,終日不見陽光,空氣中彌漫著泥土的腥氣,入口處加派了龍士,戒備森嚴。

必螭藏于峭壁的一處斷崖,他已經在這里守了三天,而慕天殿看似還是沒什么動作,必螭皺了皺眉頭,忽而,脖子一涼,必螭頓時一愣。

“嘻嘻……”白毒傘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脖子,道:“別怕別怕,是我。”

必螭先是松了口氣,后無奈嘆道:“早晚被你整死,去哪兒了?”必螭隨口問,繼續觀察海龍之淵。

白毒傘仰起小臉略略一思,“本來想把預言之女帶回來,不過失敗啦!殺了一條魚。”

必螭聞言,一個趔趄險些掉下去,“你、你、你也私自出手了?”

“我……”白毒傘嘟囔著嘴,被必螭一訓,小臉鼓起,眼眶包一兜淚花,委屈的看著必螭,“我又闖禍了?”

如果必螭現在點頭,那她絕對哭出來,這一哭出來,守門的龍士一定會有所察覺,然后,監視就此泡湯。

必螭額角青筋直跳,青著臉哄道:“沒有沒有,我們的小白傘怎么會闖禍呢?你最乖了。”

淚水戛然而止,轉換之快讓必螭心底叫苦不堪,誰讓他們攤上了這么一個主兒。

“吶!我遇見一個有趣的人。”蔥白的小手扯了扯必螭的袖子,必螭無奈,回頭問:“什么人?”

“我很煩嗎?”白毒傘抽著鼻子,閃著大眼睛。

必螭忙擺手,認真道:“怎么會?你遇見了誰?”

話題轉移,白毒傘嘻嘻笑道:“那只四尾貓哦!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現在只剩下一尾了,不過他了解我的弱點,會是我們的敵人哦!”

“他現在在哪里?”必螭追問。

白毒傘咯咯一笑,搖頭道:“不告訴你。”

“你!”必螭瞪眼。

白毒傘搖晃著腦袋,舞動著她的傘蘑菇,回道:“誰讓你剛才欺負我,我就不告訴你,我去告訴時哥哥。”說著,她朝必螭做了個鬼臉,身形漸漸淡去。

必螭重重的嘆了口氣,心下道:“終于走了……”

日暮西斜,殘陽如血,夜幕漸漸降臨,這對于海龍之淵將是完全的黑暗,長時間的適應,已讓碧龍族人適應了海龍之淵的生活。

凡剎居內,慕天殿斜躺在榻上,一手輕垂一手搭在額上,看不清表情,也不知她是否真的在沉睡。

離軟榻七步的距離,站著一個人,冷冷的注視著慕天殿,空洞的眼,俊秀的臉,面無表情,手握刀柄,卻感覺不到絲毫殺氣。

“楓如夜……”慕天殿輕喚,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楓如夜動了不動,甚至連眉頭也沒皺一下。

“海龍之巔,真的好高。”慕天殿并不在意,喃喃自語。

她仿佛看見了海龍之巔上一個身著艷麗神情冷傲的女人將一個不足滿月的孩子順手扔了下去。可那個孩子卻被跟在女子身后的人救了。

“告訴我,我是誰?”年少的慕天殿早熟的可怕,那異于常人的聰慧和能力很快讓她在整個碧龍族脫穎而出,但她那個應該是父親的男人卻沒有承認她的勇氣,一直讓她喊他叔叔。

“我說過,你是我撿來的。”男子避開慕天殿咄咄逼人的目光,扭過頭去。

啪!

她將一個小冊子甩到他的臉上,惡狠狠的罵道:“你為我取名慕天。你真當我什么都不知道嗎?如果真想讓我什么都不知道,為什么不將這惡心的日記燒毀,你這個沒種的懦夫。”

“慕天……我……”男子欲言又止,慕天殿冷冷的睨了一眼,扭身離開,自此她再也沒有回過那個所謂的家。

“慕天……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父親是誰?”男子低聲道,神情沮喪。

逐漸蒼老的容顏,失神的雙眼,慕天殿以為他天生便是如此,懦弱的令人惡心。

“那我的母親是誰?”遠處,榮升為七主之一的慕天殿冷傲的俯視男子。

男子惶恐,兩鬢發白,他似乎又蒼老了,“我、我不能說,說了只會毀了你們母女。”

“哈?你和我母親什么關系?”慕天殿嘲諷道。

男子低頭不語,良久,開口道:“我是個沒用的丈夫,而她卻是優秀的妻子。”

啪。

冷冷的一巴掌,慕天殿心底竄出莫名怒火,“你當初為什么要救我?你的憐憫讓我會惡心一輩子。”她貼近男子,一字一句道。

你可知小小年紀的她受到同族的何等欺辱?

你可知那一聲聲雜種是她徹夜的噩夢?

你可知你的救命之恩帶給她的只是無盡的痛苦。

慕天殿沒有說這些,因為她不想浪費唇舌在一個廢物身上,連自己的女兒和妻子都不敢承認的人,不配出現在她的眼前。

凡剎居冷冷的風吹動她的發梢,她動了動手,滾落一滴淚。

“望川……”慕天殿低喃一句。

楓如夜神色一凜,握刀的手微動。

“望川,已經不在了。”慕天殿抬手,看了看空空的掌心,失神自嘲。

夜幕降臨,繁星籠罩,一條流星劃過天際,短而快,來不及眨的眼,也只能記住它那倉促的一瞬間,而許愿,已為時已晚。

啪,火光炸開,照亮整個水榭紛飛,湖邊的柳樹被一股強大的妖力折斷,嘩啦一聲落入湖里,濺起一片水花。

“那是什么?”水榭內,一個妙齡女子好奇的探出頭來。

華光四溢,勾勒出一片絢爛的色彩,而在那片絢爛中,邪羽刀搖曳,泛著冷清的光。

女子好奇的走出水榭,上前一探。

“啊!”一聲短促的驚嘆。

有什么聲音?

煜蒼試圖睜開眼,但身體仿佛不受控制。

他怎么了?

冗長的夢魘,凌亂的片段,他似乎看見了月小司冰冷的眼,勾起的唇,邪佞的笑,沾血的月鱗戟嗤的一聲刺穿了他的身體。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微信閱讀

章節 X

第一章  妖樹怪藤 第二章  五殘之窟 第三章  血洗孤藤 第四章  天禍難為 第五章  妖園之亂 第七章  碧龍三分 第八章  四條孽龍 第九章  阡陌蹤跡 第十章  生死由命 第十一章  水榭天泉 第十二章  預言妖瞳 第十三章  黃昏之露 第十四章  再尋狐影 第十五章  阡陌無罪 第十六章  內亂再起1 第十七章  內亂再起2 第十八章  劫殺之火 第十九章  殿主之心 第二十章  白毒血菇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