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將女重生:暴君要入贅

更新時間:2019-11-05 17:43:53

將女重生:暴君要入贅 連載中

將女重生:暴君要入贅

來源:追書云 作者:蜜雨輪 分類:重生 主角:寧西洛,云溪

主人公叫寧西洛云溪的小說叫《將女重生:暴君要入贅》,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蜜雨輪創作的重生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民間傳言,云家二姑娘多次趁著夜黑風高之時,行刺文治皇帝,龍袍上全是窟窿。民間傳言,安婕妤觸犯了二姑娘,宮內三十多口內監宮婢被文治皇帝挨個處死,大火連燒三天不滅。張總管:“皇上,二姑娘今日又準備刺殺你了。”皇帝:“甚好,今日又能與她見上一面了。”張總管:“皇上,二姑娘被云將軍打了,云將軍還跪在外面淋著雨,求皇上饒命呢。”皇帝:“讓國師過來,祈雨,讓雨下的更大一些。”她曾是人見人怕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云震天皺眉,云嶺收起了弓箭。

云溪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而此時,云溪卻大聲哭喊道:“父親!女兒是被人陷害丟入這金箱內的,父親切要怪罪女兒!女兒今日便為這愚蠢,以死謝罪!”

云溪心中冷笑,直接抽出副將領懷中的匕首,準備自縊——

“一不小心”砍到了副將領的脖頸,云溪也因為“重心不穩”跌落在了地上。

鮮血噴了云震天與云嶺一臉,東蜀副將領的頭顱瞬間落在了二人馬蹄下。

云震天的臉由白變紅,再變紫。

他與那人約好,戰敗投降,如今主副將領已死,他該如何收場?

戰亂不斷,當看到這幅景象的時候,東蜀將士失了方寸,有人高聲呼喊道:“主將與副將已死,撤!”

云溪蒼白著一張臉,身上滿是泥濘,她伸出雙手,對著云震天與云嶺大聲哭喊道:“父親,女兒……女兒殺人了!”

云震天并未言語,云嶺的拳頭緊握,一臉憤然,握住弓箭的手緊了緊。如今戰亂不止,幾十萬大軍在這片困土中根本無法注意到云溪,如果他此時將云溪殺了,黃金消失的事情就能全部扣在她的頭上。

“我好像是被賊人迷暈了,不知不覺便來到了這戰場中,女兒真的是冤枉的!待女兒查明真相,定然還自己一個公道,父親!”

云溪的眼睛微紅,她從泥濘中站起身,手掌牢牢地拽住了云震天所騎駿馬的韁繩。

她竟不知是誰下的手?云震天心中的石頭瞬間落地,若是云溪知道是辰玥對她下的手,那么辰玥便陷入了危險中……派遣辰玥替換假黃金,私下運送給那人,卻沒成想辰玥一己私欲,竟然將云溪關在了箱子內嗎,真是蠢!

“父親,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黃金丟失與云溪有關,若不及時處決她,皇上若是怪罪下來,我云家又該如何自護?”

言罷,云嶺再一次舉起了弓箭,直接對準了云溪。

這一次,他對她的殺意,已經不再阻擋,云溪心中諷笑,卻只能演戲一般地哭紅了雙眼,對著云震天大聲吼道:“女兒明日即刻回京都,不會在軍中逗留一日!”

云震天可憎的面目近在咫尺,云溪的背在身后的左手不住顫抖,她可以在一瞬間用盡全力取了云震天的首級,可現在她不能!她不能成為西州的通緝犯,她要步步為營才能夠為畫家報仇!

要知道,她的弟弟畫涼還在云震天的手中!若是云震天死了,那么她弟弟便再也尋不到了。

云震天只是看著他,眼神冰冷至極,也是在這個時候,云嶺拉開了弓箭——

“今晚派送親兵,護送她回去。”云震天說道,“事后再議。”

云嶺拉著弓箭的雙手松了松,凝視著云溪的眸子越來越冷,說道:“兒子明白。”

——

返回京都的只有云溪與兩個親兵。

說是照看她回京都,不過是個幌子,云溪知道,她的哥哥云嶺,這次一定會殺她滅口。云家與東蜀私通不是一日兩日的問題,因此一心想要處決畫家一族,取得狗皇帝的信任。

東蜀皇室紛繁復雜,其中千絲萬縷的關系并不被云溪了解。

此次云溪低調回京,抄了近路,一路上走走停停花了五日之久,馬匹最終累死,三人只能坐在林子里小坐休息,以便第二日趕路。

如今已是深夜,月圓高照。

云溪坐在河邊清洗剛剛做好的袖箭,與此同時認真地端詳了自己這張并不好看的臉蛋。

別家嫡女大多為鵝蛋臉或者說瓜子臉,只有她的像是炒鍋拍大的臉,皮膚也并不白皙,小小的眼睛與塌鼻梁相互映襯,特色十足。因為眼睛與眼睛之間的距離太長,因此看起來也十分的笨拙,實屬難看至極。

云溪有些頭疼。

突然間,她聽到身后草叢中窸窣的聲響。前世長處軍營中,無論是體力還是武力,她都是一流的,在*感度方面,云溪也比普通人更為強盛。

云溪將手中的盛水葉輕輕放在水面上,面部表情越來越冷,身后的窸窣的聲音越來越大。她嘴角露笑,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洗了洗自己的手。

一陣輕風吹過,云溪剎那間轉開了身形。

較胖的親兵跌倒在了河水中,骨瘦如柴的那個朝她撲了過來。

云溪面容冷漠,下一秒便掐中了他的脖子,還未等他掙扎,人頭便掉落在地。

身形較胖的親兵剛剛從河水中爬上岸,便看到自己兄弟的頭顱滾落在自己的腳邊,一臉驚悚地往后退去。

云溪低下頭看了看自己小小的手掌,在月空下比畫了一下胖親兵的脖子,嘴角露笑,如暗夜羅剎。

“你應該感謝你吃的這么胖,我一只手的確掐不動你。”

胖親兵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磕頭:“二姑娘,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小人有眼不識泰山……”

“泰山?我有你形容的那么胖嗎?”云溪的眸光變的越來越冷,她站在這人身前,從腰間掏出了一把匕首。

親兵直接閉上了眼睛,雙手抱頭,只是在這一瞬間,并沒有疼痛感覺,卻有溫熱的東西滴落在他的臉上。

他睜開眼睛,在月光的陪襯下,用手摸了摸臉龐上的“溫熱”。

“血……血!”

“這是我的血,你倒是怕的緊。”

甚是妖幻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親兵下一秒便被云溪一掌打死。

夜空中,云溪冷漠地與那雙溫柔的眸子對視,濃密而纖長的睫毛微微上揚,完美俊逸的臉龐好像不似凡人。

男子的手緊緊地握著云溪的匕首,血水順著指縫滴落在草叢上,薄唇輕啟:“夜黑風高,卻不適合殺人,姑娘。”

薄唇淡如水,明明是男子卻嫵媚地像是妖精一般令人動容,只是那張臉蒼白無色。明明是一身白衣,卻混濁了太多血污。

云溪看的明白,在她對親兵下手的時候,男子從天而降,直落落地跌在了她的身前,那把匕首恰好刺入了他的手掌,鮮血淋淋。

看他這身血污,想必是被人追殺所致。

不過這些都與她無關,云溪松開匕首,轉身欲走。

“見姑娘身手不凡,想必定能救我。北淵太子龍子卿今日被人追殺,若姑娘肯出手相救,條件隨姑娘開。”

云溪停下了腳步。

月光灑下,他琥珀色的瞳孔折射出淡淡的銀光。

龍子卿皺眉:“姑娘想要什么,在下定然會給。”

云溪不語,轉過身只是凝視著他。

他將腰間的玉佩解下,穩穩放在云溪的手心中:“北淵龍圖騰,姑娘可認得?”

自然是認得,世人都知北淵有龍,降生之時,大旱逢甘霖,龍握玉而生。他生來便是太子,這玉佩舉世無雙,世人都說見玉如見北淵君主。

云溪輕笑,**輕啟:“若我要你的太子妃之位,你也舍得?”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
  2. 穿越女強
  3. 穿越架空
  4. 古代短篇言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