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王朝遺夢

更新時間:2019-11-01 21:41:09

王朝遺夢 已完結

王朝遺夢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鵝的寶貝 分類:靈異 主角:劉徹,楊詩蘭

王朝遺夢免費閱讀,王朝遺夢劉徹楊詩蘭是這本小說的主角,王朝遺夢小說是由網絡作家鵝的寶貝所著。王朝遺夢全文閱讀,我和玉姣站在天子后面,借著君威,我把堂上分列兩行盤坐在席上的文武百官仔細觀察著。...。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躺在自己的榻上,玉姣正坐在chuang邊托著腮幫打瞌睡。

我感覺渾身無力,**生疼,我不敢動,怕一動#上被打爛的肉會蹭掉。

屋里點著蠟燭,看來時辰已晚,估摸是半夜了。微弱的燭光一閃一閃的,殘弱地照亮這個原本不屬于我,而我卻住了差不多四個月的房間。我心里好凄涼,好想回家。

我回想起我挨打的情景,心有余悸,難道我真的挨了一百大板?天,我居然還能活著。

我喉嚨干燥難耐,我自己又動彈不得,不得已便叫醒了玉姣。玉姣見我醒來,高興地眼淚快流出來了。

我挨打的時候,清韶當時哭成了淚人。我很慶幸,至少我在這里,還有這兩個好姐妹心疼我照顧我。

“來,喝水。”玉姣扶起我,喂我喝水,“你啊,看你以后還敢口無遮攔么!”

“都怪那個柳鵲!”我咬著牙惡狠狠地說道,“我和她無冤無仇,她竟然害我。”

“詩蘭,宮里的險惡還不止這么一點。你若不收斂你那臭脾氣,我真擔心你哪天又闖出什么禍來。”玉姣擔心地看著我道。

我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今日,幸好有陛下在那里救了你,要不然一百大板打下來,你的小命就難保了。”

“我沒挨到一百大板嗎?”我問,“是陛下救了我?”

“是陛下抱著你上了馬車,親自送你回秋桐院的。”

“他抱我了?”我錯愕地呆住了。

我不過一個小宮人,他為何如此緊張?真如其他人說的,他很寵愛我這個宮人嗎?

這夜,我失眠了。

我的**疼了半個月才完全好了。這半個月里,我不用去值班,天天呆在秋桐院里。偶爾,衛青得空會帶一些外傷藥過來看看我。我從他心疼的眼神里看出,他對我有一些別的情愫。我盡量避開和他的眼神交流。

王谷竟然也來秋桐院看我,我對這一點十分感動。王谷不再像以前那樣訓斥我了,而是像父親一樣輕輕責怪了我幾句,還叮囑我以后說話要注意一些,別得罪了小人。我心里很是溫暖,更加想回家,想爸爸。

有時候,我會拿著衛青送我的發簪放在手里把玩,然后腦海里就浮現出衛青俊氣的臉龐。我努力搖腦袋,不去想他的臉。

偶爾想象劉徹抱我上馬車的場景,他的表情是不是充滿了擔憂和心疼呢?然后,自己就花癡般的偷笑。

等我重新回到劉徹身邊伺候他后,他卻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依舊看見我就平靜地微笑。

奇怪的是,我心里竟然感到失落。我在為什么而失落啊?

日子平淡地過著,經過這件事后,我漸漸體會到王谷當初告誡我言多必失的用心了。我打小性格直爽,有什么就說什么,雖然在學校得罪了不少同學,但大家都很樂意和我交朋友,就因為我的爽直。可是,一樣的性格放在不同的環境里,也許會有不一樣的命運,我是該學會謹言慎行了。

今日,陛下按時早朝。

我和玉姣站在天子后面,借著君威,我把堂上分列兩行盤坐在席上的文武百官仔細觀察著。

不知道為什么,我關注最多的是田蚡,他坐在右邊的第一個。漢武帝登基之后,田蚡借助同母異父的姐姐——當今王太后的裙帶關系在去年成為丞相。

田蚡經常在家里設宴款待群臣,以拉攏順從他的官員。太皇太后去世前,丞相一職是由竇嬰擔任的,太皇太后去世后,竇家的大靠山不復存在,竇嬰也不再受到重用。這便是一個活鮮鮮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例子!

漢景帝在位時,竇嬰曾在平定七國之亂任大將軍,立過戰功而被封為魏其候。那時候的田蚡只不過是個小小的郎官,見風使舵的他,為了巴結竇嬰經常跑去竇嬰家里陪他喝酒,見面告辭都會跪拜叩頭,表現的十分低姿態,以獲得竇嬰的信任。如今,時轉運來的田蚡對竇嬰的態度發生360°的轉變,見到竇嬰不理不睬就算了,甚至經常在背地里嘲笑欺辱竇嬰。

我每在朝堂之上看見田蚡虛偽的嘴臉,就不禁在心里冷笑。他表面對陛下恭敬,背地里卻勾結土豪強紳,欺壓百姓,大斂錢財,干了不少壞事。我沒聽過陛下流露出對田蚡的不滿,也可能是他不喜歡在下人們面前談論國事。他在宣室殿召見某個官員的時候,我們一般退在殿門外守候,沒有吩咐是不能擅自進去的。

我以為劉徹對田蚡的事并不是很了解,不料,他今天卻發起火來,當眾指責田蚡了。

“田蚡,你竟敢不經朕的旨意,私自任用食邑二千石的朝廷大臣。你眼里還有沒有朕!”天子一怒,眾人惶恐。

我從未見過劉徹如此震怒的樣子,他一發怒,所有的人都緘口不言,顫巍巍地跪著不敢動。我的心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對這個年輕不失威武的武帝起了幾分敬意。

我一開始之所以對漢武帝印象不好,是因為他在晚年時期發生的“巫蠱事件”中沒有明辨是非,導致太子劉據和衛子夫自殺身亡,實為可憐萬分!我以為武帝是昏庸的,如今在他身邊服侍著他,漸漸發覺其實他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昏庸。

田蚡大概沒想到陛下會如此生氣,他忙跪在朝堂中間,向陛下謝罪:“老臣并無二心,只是想替陛下分憂。望陛下明察。”

陛下冷哼一聲:“田蚡,你以為你在外面結黨營私,胡作非為,朕什么也不知道嗎?朕早忍你多日了,你再不收斂點,小心朕收了你的丞相之位!”

這下,田蚡明白陛下是真的動怒了,他一直以為能夠把丞相的帽子戴的穩穩當當,但是陛下卻有可能在不滿意的時候還是會摘了他的帽子的,才不會顧及他是王太后的弟弟呢!他的聲音帶著點驚恐答道:“陛下息怒,老臣知錯,老臣回去必定自省改過。”

“你用完你的人了,朕該用朕的人了!”陛下霍地立起身來,威武高大的身軀站在我的前面,擋住所有的光芒。我感受到這個年輕的皇帝身上要迸發的力量,他登基以來就想在帝位上實現他一統天下的宏偉報負,卻屢屢受到打擊和壓制。外戚和宗親的勢力遏制,蠻夷力量的入侵,使得他的新政才剛開始就被以竇氏為首的力量給扼殺了。

如今,他施展抱負的大好時機就要來了。

一日午后,我們幾個宮人隨劉徹去長樂宮。

王太后坐在鳳榻上和皇后嘮家常。陳阿嬌見到陛下,立馬兩眼放光,高興地起來行禮。劉徹臉色陰郁著,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迅速地瞥了我一眼。再看陳阿嬌的時候,他便微笑道:“皇后近來可好?經常來陪母后果真孝心可嘉。”

陳阿嬌受寵若驚般,喜不自禁道:“今日,陛下好心情呢。有什么開心之事可否告訴臣妾,讓臣妾也分享一份?”

王太后笑瞇瞇地看著兒子和兒媳關系修好,便道:“吾兒,國事繁忙,可要注意身體。有空就多陪陪皇后,家事和,國運才昌。”

“兒臣謹記母后教誨!”劉徹對母親很孝敬,態度十分親順。

帝王之家原來也有天倫之樂,普通人家的親情。我微笑地看著坐在王太后旁邊的劉徹,再看他的皇后陳阿嬌,兩人其實很是般配呢。陳阿嬌面容嬌潤,雍容華貴的光芒讓我們這些婢女都退到了渺小的邊緣。只是,陳阿嬌獻媚的功夫,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

“哪位是宮中所傳的仙女?”王太后突然興致勃勃地問道。我心頭一驚,這可是我第一次隨劉徹來長信殿,第一次見到王太后。心里多少有點怕出錯,怕走錯路,怕沒行好禮。我還以為在這里輪不到我說話,沒想到王太后卻提起了我。

“詩蘭,快到太后這里,讓太后好好瞧瞧。”陛下微笑招手讓我過去。

我心里慌張極了,跪在地上規矩地給太后行禮:“見過太后。”

“抬頭讓哀家看看。”王太后溫和地說道。我抬起頭帶著恭敬的神情望著她。

太后雖已不再年輕,然而她的皮膚白潔光滑,容貌秀麗異常,風韻依依。

“唔——長的可真清秀標致,是個可人兒。”王太后似乎對我很滿意,“你叫什么名字?”

“回太后,奴婢楊詩蘭。”

陳阿嬌又道:“聽說你是憑空出現在陛下面前,宮里人都在傳說你是天上派來服侍陛下的,所以陛下對你甚是恩寵。”

這話是陳阿嬌帶笑說的,別人聽不出話里的分量,但是在我聽來卻是這么刺耳——她是在暗示我不要媚惑陛下!難道是上次在椒房殿里,我挨打之后,劉徹抱我上馬車的事讓她吃醋了?

“能夠伺候陛下,是奴婢的榮幸。奴婢會盡心盡力做好本分。”我忙答道。

王太后笑道:“是個懂事的丫頭。以后,陛下有什么不順心的事,你們這些近侍的宮人們太監們,都該想法子逗陛下開心,千萬不要給陛下咬耳根子。”

“是,奴才們謹記太后的教誨。”

在劉徹身邊當差的我們齊聲答道。然而,我心里還是不舒坦,我生活在這個深宮,總有著若隱若現的憂慮感。不經意間,我感覺到劉徹向我投來了專注的目光。我微抬眼望向他,他的臉上卻帶著不可捉摸的笑意,然而不乏霸氣和愉快。

晚上輪到我站崗,守在宣室殿門前。秋夜的寒冷侵襲著我的身體骨子,想著白天的事,然后又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家,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下來了。我坐在臺階上抱成一團,真是冷啊。

夜色冷清,寒風蕭蕭,我心孤清得很。想念家里溫暖的小房間,想念爸爸媽媽和藹的笑臉。我失蹤這么久,他們一定急瘋了吧。香婷怎么樣了,她發現我不在之后會害怕成什么樣子?我特別想回家,在這里感覺十分孤獨。

穿越一點也不好玩,我不想玩了。

我留在這里能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還是個問題。難道我要這樣一直當個卑jian的奴婢,生命掌握在別人手中嗎?我沒有什么人可以依靠,我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想想這些事情,我感到非常絕望,眼淚就更加止不住地流。我控制不住地哭出聲來了,嗚嗚咽咽地抽泣著。

和我一起值班的華曉見我如此傷心,忙問我:“詩蘭姐姐,為何這樣哭泣,難不成是思念南方的親人了?”

“恩啊!”我哭著說,“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我的家人。我不要呆在這個冰冷的地方。我不屬于這里。我也是有爹媽疼愛的孩子,為什么這么不幸。”

華曉撇著嘴巴快要掉淚,他大概也是想家了。他是十一歲送進宮來的,在這里呆了五年,至今都沒有回過家,估計這輩子也很難出宮去了。同病相憐的人啊,我停住哭泣,反過來安慰他道:“華曉不要傷心了,都怪姐姐不好。姐姐不該勾起你的思鄉之情,你不要哭了。”

華曉搖搖頭:“不怪姐姐……”他還想說下去,可是這時候殿門被打開了,里面的亮光射出來,正好晃了我們回頭的視線。我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門中央,那影子拉得長長的。

“陛下!”華曉緊張地跪在地上,低著頭。我則默然地跪著,是我們把他吵醒了吧。

“華曉,你退下去休息吧,今晚不用守在這里了。”劉徹一揮手,語氣倒是很溫和。

華曉偷*看了看我,我微點頭。

華曉頭伏地,答道:“諾。”華曉彎腰起身,慢慢后退幾步就走了。

“詩蘭,你進屋里來。”劉徹招了下手,我猶豫了一下,便不得不隨他走了進去。屋里的確暖和許多,外面凍得我都發抖了,腳趾頭凍得麻麻的。

“詩蘭,方才你們的話,朕都聽見了。你想回家看看嗎?”他莞爾一笑,似乎在期待我的答案。

我就算想回家也回不去啊!有苦難言。我說:“奴婢方才只是看夜色凄冷,忽然思及家里的父母是否在安睡,故而傷感。奴婢驚擾陛下上的美夢,請陛下責罰奴婢。”

他向我走近,湊過頭來瞧我的臉,我的心緊張得撲撲直加速。

“詩蘭,朕始終覺得你有心事。你和朕說話總是一筆帶過,不肯和朕說真心話。”他的眼里盡是失落,幽幽地說道。

我咬咬嘴唇,他為何這樣說。他日理萬機,威震全朝,每個人對他畢恭畢敬的,又有誰敢和他說心里話了?自古以來,很多人就是因為說了真心話而招來殺身之禍的。我也是因為說了真心話,**才會挨打的。

他那么英明,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難不成他在乎我的心里話?怎么可能?

“陛下,你問奴婢什么話,奴婢都一一回答您了。”我裝作不解地答道。

“不,你說的只是表面文章,是經過你雕琢之后說出來的。朕想聽的不是這些。”他背著雙手在殿里折走了幾步,又走回我的面前,“朕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不是這樣的。以前的你,身上仿佛帶著一股叛氣,不輕易妥協的樣子。朕在宮里見過成千上萬的女人,別說是宮女,哪怕是皇后嬪妃都沒有像你如此特別的。”

我自從挨打之后變得沉靜了許多。因為我害怕一個不小心,小小的命就給弄沒了。我還想留著命回家呢。這深宮大院的,我不過一個小小的宮女,除了我自己,誰會在乎我的生命。

他接著說:“知道為什么朕一直不敢帶你去長樂宮嗎?”

我今天第一次去長樂宮,心里也是納悶,為什么他以前只會帶上清韶和玉嬌呢?從來都不考慮我,不過我因此而偷了幾次閑。

“回陛下,奴婢不知!”

“詩蘭,你總是冒冒失失的,宮里的規矩恐怕現在還沒有完全學會。朕豈敢貿然讓太后見到你,不然你得吃多少苦頭?”

想起上次我被長公主懲罰的事,我自己也是心虛不已,現在多少還有點后怕。原來他也在記著這件對我來說很不幸的事!不過,我意外他竟為我考慮得這么細微。

“待春天一來,朕帶你去上林苑狩獵去。讓你感受外面新鮮的氣息,除卻你心上隱藏的悲愁,可好?”他笑著說完后,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我沒有表現出他期待的受寵若驚,我只是淡淡地答道:“奴婢怎敢受此恩寵,陛下折煞奴婢了。”

其實,我心里是暖的。

但我猜不透他的心思,我不知道他對玉姣還有清韶她們是否也這樣親切體貼。我心里的憂慮他怎曉得呢?他根本不知道我是不屬于這個時代的人。

他對我好,是福是禍,誰曉得。我不敢多想了。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穿越王妃
  3. 日久生情
  4. 虐戀情深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