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王妃,你的鞋掉了

更新時間:2019-11-05 18:22:37

王妃,你的鞋掉了 連載中

王妃,你的鞋掉了

來源:追書云 作者:三杯兩盞 分類:穿越 主角:項天禮,乾陵悅

《王妃,你的鞋掉了》由網絡大神三杯兩盞著作的一本穿越類小說,主角是項天禮,乾陵悅的小說內容講述了急診醫生一夕穿越為聲名狼藉的王妃,周遭諸多指責謾罵,不過雨她無瓜,她只想攢錢錢行走江湖浪跡天涯。“給本王滾出王府,不要臟了我的眼。”“小的這就滾。”“回來,補藥都留下。”“拜拜了您嘞。”“你在干什么?”他盯著在王府內兜售藥品的女人。“攢錢。”“干什么?”“遠走高飛。”王爺以內力震碎休書,默念:本王不與傻子計較……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個下午過去,她總算對當下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她身在北楚,楚王項天仁是兄弟中的大哥,也是北楚的皇上,二哥項天義封號南王,掌著一半軍權,而項天禮,封安王,掌著一半刑權。

外頭的事他們支支吾吾也答不上個所以然,看來只能自己有時間出去探探,畢竟要在外頭生活,總要了解下物質水平。

宴會如期而至,這期間項天禮半步都未踏入她的寢殿,吃喝都由仆人送來,柳榕竟然也沒找過她的麻煩,她也樂得清閑自在。

“王妃,該穿衣了。”綠竹捧著一疊青白衣服進來,自從她手上的疤痕淡去,她對乾陵悅的恐懼也跟著淡去不少。

“好的。”乾陵悅隨手一揮衣袖,熟練地將健身包收進衣袖。

這幾日她已經掌握隨收隨放的技能。

綠竹仔細幫她換衣梳妝,她盯著銅鏡里的人——其實并不能看清楚,所以她這幾日甚至懶得梳頭發——不過收拾一番后,倒是能從中看出自己精神了不少。

“這鏡子需要打磨了,過幾日女婢便叫磨鏡匠過來。”她身后的綠竹也看出過于模糊,有些懊惱,仿佛早該想到。

乾陵悅拍拍她的手,寬慰,“沒事,你就是我的鏡子。”

正衣冠本就是給旁人看,有丫鬟替她檢查,鏡子是否清晰也無所謂,不過倒是能看出項天禮的確不怎么喜歡這個王妃,寢殿中的器物舊得可憐。

就連這身衣服,都是她以出席皇家宴會為由,府里裁縫才答應做身新的,衣柜里的那些新舊不一,最新也不過八成。

待收拾好,外頭已有仆人來報,“王爺已在轎上恭候您多時了。”

乾陵悅清清嗓子,擺出王妃的架子,領著綠竹往外走。

一路上遇到不少下人,與她視線相觸后皆露出驚訝,而后快步離開。

她心中奇怪,拉過綠竹低聲詢問,“他們為什么那么看我?”

綠竹卻得意一笑,“您常年在寢殿待著,奴婢是見慣了您的貌美,但王府之大,有些人連是否見過您都未可知,驚訝于您的容貌也是自然。”

乾陵悅只當她在安慰自己,府里人見著她就躲,怕也是忌憚她以前的跋扈性格。

府外馬車周邊一圈府兵,她縮縮脖子,家宴而已,這么隆重?

“見過王妃。”府兵整齊拱手,卻是一眼沒看過她。

其中一個繞到馬車對面像是要上馬趕車,乾陵悅以為他要走,急忙一抬腳踩上馬車板,掀開簾子與項天禮視線對個正著。

準備拿腳蹬的府兵一愣,抬頭望著她,“王妃……”

“怎么了?”乾陵悅疑惑回頭,聯想到對視時項天禮的驚訝,猜測,“難道本宮乘另一輛馬車?”

“不是。”府兵默默把抽出一半的腳蹬放回去,接過她手中的簾子,“請。”

她眨眨眼,大方進去,沖項天禮客氣一笑,在他身邊落座。

項天禮的目光從她進來便未曾離開,成親一年多,他極少拿正眼瞧她,這么清楚地打量她還是頭一遭。

往日總披散的頭發束起高高的發髻,露出她精致小巧的輪廓,額前碎發固定后,她一雙滿含波光的眼總有意無意**人的心弦。

素雅的青白色襯出她的靈動俏皮,他一時有些走神。

“王爺?王爺?”乾陵悅在他眼前擺擺手,從她上馬車后他就心不在焉的,難道這么討厭她?

“有事?”項天禮回神,為自己的失神懊惱,皺著眉不悅問道。

嘖。乾陵悅深吸一口氣,反正今天之后她就要離開,不與他計較,倒是有件重要的事需要事先問清楚,“我答應你休了我,我有財產賠償嗎?”

不管在什么朝代,錢都是立命之本,身無分文地從王府出去,活不下去。

“財產賠償?”男人一雙丹鳳眼瞇起,更添冷漠。

“比如給我個幾千兩安家之類的。”乾陵悅說得理直氣壯,她嫁入王府,吃穿用度都是王府調度,她哪來的錢。

項天禮沒想到她關心的竟然是這種事,一時不知如何接話,出于厭惡本能嘲諷,“你可是丞相獨女,竟然還想占王府便宜?”

她恍然大悟地一手握拳捶向另一手的掌心,“對,看來不用擔心。”說著挪開視線,趁此機會看看外頭的街道,熟悉熟悉路。

項天禮余光觀察著她,試圖從她臉上看出點算計,可她坦坦蕩蕩,什么心思都沒有。

她當真會讓自己如愿休了她?

“本王丑話說在前頭,若你在宴會上反悔不認賬,后果自負。”項天禮沉著臉,沒給她好臉色。

乾陵悅早就習慣他這見了仇人般的神情,只是替原主不值,思前想后,漫不經心地開口,“既然我們即將分道揚鑣,我有一事告知于你,信與不信,王爺自作決斷。”

權當感謝原主借了她身子,讓原主九泉下瞑目。

“說。”她又在作什么妖,難道按捺不住暴露本性?

“清池那晚,你是中了毒,但不是我下的。”柳榕為了登上正妃之位,以項天禮體內毒的解藥為要挾,若乾陵悅自殺,她便解了項天禮的毒。

乾陵悅左右無法,又不甘做項天禮命中的一抹云煙,便自甘編織謊言,讓他帶著恨意記自己余生。

然而這些話,項天禮又會信多少?

“想讓本王改主意?”他下意識認為她在為自己辯解,仍然想留在王府,冷笑一聲,“果然本性難移。”

乾陵悅怒從中來,不信便不信,貶低是何意?

她轉過身,直視項天禮的眼,“王爺,您莫不是認為全天下只有您這么一個男人?我鐵了心非要跟在您身邊?”

他從未被如此質問,懵住。

“如果您是擔心我再纏著您,大可放心。”她勾起唇角,腦中瞬間浮現原主卑微的片段,越發恨恨,“我就是愛上一個十惡不赦的惡棍,都不會對您動半點心思。”

“你!”項天禮眼中含怒,可他向來不擅于唇舌之爭,狠狠一拂袖,扭過頭。

乾陵悅一愣,還以為他又要拿刑罰嚇唬自己,沒想到跟個小孩子一樣。

有一點意外的……可愛?

對不起,我瘋了。她默默打消先前的想法。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穿越王妃
  3. 穿越架空
  4. 古代短篇言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