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囚你一世婚情

更新時間:2019-11-06 19:33:09

囚你一世婚情 連載中

囚你一世婚情

來源:掌中云 作者:長醉 分類:都市 主角:顏冀南,池晚音

俱佳作品《囚你一世婚情》顏冀南池晚音小說是作者長醉最新完結的一部都市小說,主角顏冀南池晚音,池晚音結過婚生過孩子,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戶,典型的丈夫不疼、娘家不愛。卻偏生帶著癡傻女兒將日子過得風生水起。引得國民男神秦先生甘愿俯首稱臣。氣的丈夫顏先生金盆洗手甘做婦男,從此三從四德、婦唱夫隨。“先生,太太被醫院主任欺負了!”“去,買下醫院讓她爽。”“先生,太太要離婚。”“去,買個榴蓮讓我跪。”……解憂小說網為大家提供囚你一世婚情小說在線閱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柯央央臉色一白。

從池晚音的話里聽出了更深層次的意味,不經訝異:“你什么意思?”

池晚音慢慢踏著腳步,走近這兩人,道:“我是說,你還不行啊,我老公可沒有一點兒要和離婚的想法呢,他呀,只想讓你做小三,只想讓你肚子里的孩子當私生子。”

柯央央腳步一松,肩膀向下垮了一個度。

果然是這樣。

這也就怪不得她從是沒能從顏冀南的口中探出離婚的話來了。

原來,他就沒打算離婚。

至此,柯央央眼眶一紅,看向了顏冀南,幾近哭泣的模樣:“冀南……”

“有我護著,誰敢說你一句不是。”顏冀南安撫著柯央央,眉頭一皺,又瞪向了池晚音,“至于離婚,明明是你賴著不肯離。”

池晚音覺得好笑,反問道:“我賴著?”

“只要你放棄珠珠的撫養權,我立即離,上次說得還不夠清楚嗎?”

上次說的很清楚。

但是池晚音不可能讓出珠珠撫養權的。

池晚音咬著牙:“要一個你并不喜歡的孩子的撫養權,你有病嗎?”

“我喜歡不喜歡,和我要不要撫養權,是兩碼事。”他面色陰寒,絲毫不讓步,“可不希望我玩過的女人再被別人玩,我顏冀南的孩子喊陌生男人作爸爸,”

玩過?

顏冀南這是當她做玩具?

池晚音眼睛一熱,有種流淚的沖動。

想到家里的小可憐,她灼灼的眼光轉向了柯央央,道:“你信他說的話嗎?珠珠到現在都不能開口,哪來的本事喊別人爸爸……”

柯央央捏緊手心,池晚音的一番話無疑是戳痛了她,她一跺腳,緊靠在顏冀南的肩頭,宣誓主權般的說:

“池晚音,別給自己戴高帽子了,冀南早就厭棄了你,當初娶你的時候就被迫無奈,現下想離婚,不過是可憐孩子罷了,如果你沒有珠珠,你看看冀南還會不會要你。”

如果沒有珠珠,池晚音也不會嫁給顏冀南了。

當初的一夜,她就有了珠珠,事后她說要流產撇清兩人關系,是顏冀南說要留下孩子要結婚的,那個時候還深情款款的要對她負責。

現在一想,都是屁。

“呵,沒有珠珠顏冀南是不會要*,那你呢,如果沒有你肚子里這個,他還會要你嗎?五十步笑百步。”

一言,柯央央臉色煞白。

池晚音想不通顏冀南為什么不想離婚,明明兩個人的關系這般的糟糕了。

她低頭思索哪里不對,終是得出了結論。

“原來是這樣啊……”她一聲輕嘆,撇向顏冀南,“你不想和我離婚,是不是因為我從不干涉你在外面的女人?”

顏冀南沉默,只眼角處的肌肉微動了一番,黝黑的眸子里是池晚音漂亮的小臉。

池晚音抬手捂嘴輕輕一笑,“也是了,不是誰都能像我這樣對自己的男人這么放縱的,若是新娶進來一個,指不定沒辦法應付那些鶯鶯燕燕了。畢竟顏太太只有一個,鶯鶯燕燕可是有一群呢……”

說罷,她若有若無的看了柯央央一眼。

柯央央的臉上的色彩可以說是變幻莫測。

池晚音聯想起那日柯央央找上門時的囂張,漂亮的眸子眨了眨,作無辜狀,說:“老公呀,我原先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所以對你外面的女人視若無睹,但是……從現在起,為了離開你,我可能會換個思路了……”

池晚音今日穿著三厘米高的細跟鞋,圓圓的鞋頭之外,漂亮纖細的腳背露出,她提著腳步向前踏出,更近了顏冀南一步。

接著,她提高了嗓音,道:“你什么意思?你出軌了還讓小三懷孕,你讓我怎么辦,你讓孩子怎么辦?我們結婚的時候,你信誓旦旦說愛我一生一世,你都忘了嗎?”

顏冀南雍容的臉龐僵硬了一下。

柯央央一愣,已然發現周遭有人駐足觀看。

池晚音指著柯央央脖子上的項鏈,聲淚俱下:“你居然給她買卡地亞項鏈,我為了孩子的醫藥費在外面打工,你怎么這么沒良心啊,你這個渣男……”

說著,她雙手抓在顏冀南的外套上,可憐兮兮的。

周圍已經開始指指點點。

柯央央臉頰一熱,看到池晚音貼在顏冀南的身上,嫉妒心膨起,想要推開池晚音,可是周圍人太多。

又是在婦產科附近,多是懷孕的女人。

見到這個情況,不免為池晚音說話。

“人渣,有錢連自己老婆孩子都不管。”

“簡直是垃圾,你看那小三一臉狐媚樣兒,真惡心,我要是有這樣的女兒,我得打死。”

“還有臉來產檢,醫院應該杜絕給小三服務。”

顏冀南的臉色徹底黑了。

柯央央拉了拉顏冀南,使了個顏色。

顏冀南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但看到懷里的池萬音梨花帶雨的假哭,心頭一熱,伸手在她腰身上掐了一把。

掐的勁道很大,弄得池晚音嚀叫了一聲。

顏冀南低頭在她耳邊留話:“晚上早點回,今天的事兒、如玉的事兒,我們好好清算清算。”

顏冀南護著柯央央走了。

文珊聽到動靜,從門診走出來,就見到池晚音抹淚。

她關切詢問發生了什么。

池晚音簡略說了下前因后果。

文珊笑,“你這本事,來醫學界豈不是讓表演屆少了一個人才。”

池晚音心里苦:“你不知道,多少女人當著我和顏冀南的面兒玩這套,見的多了,就學會了。”

再瞧一眼時間,差不多。

兩人相邀吃火鍋。

一頓火鍋,一頓酒。

池晚音決心要開啟新的人生。

什么顏冀南、柯央央,要統統從她面前消失,全然忘了顏冀南說要算賬的話。

飯局才結束,池晚音卻是接到了來自池躍弦的電話。

看到自己哥哥的電話,池晚音霎時酒都醒了。

她對文珊說:“我現在有個電話,你也聽聽,如果有人拿著我的名義找你借錢,你記得統統拒絕。”

文珊大致了解池晚音家里的事情,吶吶的點了點頭。

接著,池晚音,深吸一口氣,做好戰斗準備。

然后打開手機,開了免提。

“池晚音,你和顏冀南怎么了,為什么我找他要錢,他說不給了?竟然還將我的電話拉黑了,你是不是被顏冀南甩了,我讓你好好服侍他的話,你都沒聽進去嗎?顏冀南想要和我們撇清關系,以后我們怎么辦?池晚音,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去下跪,去求饒,就算讓你三人行四人行,你也要跟我點頭哈腰的答應!”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都市異能
  3. 婚戀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