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云的抗日

更新時間:2019-06-25 10:51:05

云的抗日 已完結

云的抗日

來源:掌讀520 作者:歐陽鋒 分類:軍事 主角:歐陽云,陳佳姚

《云的抗日》主角歐陽云,陳佳姚,是歐陽鋒最新完結的軍事小說,歐陽云,陳佳姚小說講述了擁有千萬平方公里余的土地、四萬萬的人口、幾百萬的軍隊,這樣一個泱泱大國,苦戰八年,軍民死傷兩千多萬,最后卻只換來一場不尷不尬的勝利:外蒙沒了,合理的戰爭賠償放棄了,民生更加凋零——中日之間的實力差距真有這么明顯嗎?或者,這就是中國作為戰勝國唯一的結局嗎?如果你我有幸經歷這場戰事,能不能讓中國擺脫這尷尬的命運?把二戰比作一場大戲的話,中國無疑算的上是主角,不過,就好像在好萊塢混的中國名角一樣,不管他們付出了怎樣的努力,片酬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日本人很囂張啊!”楚天歌輕聲說著,手里比劃出一個舉槍射擊的姿勢。

歐陽云站在他旁邊,眼睛看著河北省政府門前黃軋軋的日本兵,耳朵里聽著小鬼子整齊響亮的日語呼喊,心中想著,歷史上抗戰初期一個日本兵抵得上三個中國士兵,這差距究竟在哪里呢?武器?還是素質?也許兩者兼而有之,那么,如果自己想整訓一支部隊出來,卻從哪里入手呢?參軍?還是創建游擊隊……

來到這個時代以后,第一次見識到了大規模的日本兵,這才發現,日本鬼子之所以敢放出“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言,并不是無的放矢。就這批武裝抗議的日本兵來說,如果單單從軍事角度來說,軍容整齊、士氣高昂、裝備也算精良,算的上一支強軍。

歐陽云有心考察馮遠修,帶著他從中日中學一路走到這里,路上所見,囂張的日本人,奴顏婢膝的漢奸,敢怒不敢言的同胞,各色人等歷歷在目。他靜靜的觀察著身邊的少年,見其一直不動聲色,只眼中偶爾流露出一些悲憤的神色,心中不由暗暗贊許——這個少年,城府極深,識得大義,好好培養一下,絕對堪得大用。

“遠修,你舅舅真是漢奸嗎?”

“是,”少年低下頭,這是他的恥辱,雖然這恥辱是親人強加到頭上的。

歐陽云拍拍他的肩膀,說:“世事無常,并不盡如人意,抬起頭來,這又不是你的錯。”

“大哥!”少年抬頭看他,眼中透著感動,這樣的話,好朋友黃家華也說過,不同的是,現在說這話的和他才認識不久,還相當于陌生人,來自陌生人的信任,總是讓人覺得特別溫暖。

“什么事情都有兩面,換一個角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你舅舅現在是你的恥辱,但是有一天,他也許會成為你功成名就的基石。”

少年是聰明人,聯想到他們的身份,馬上領悟到了什么,有些激動的壓低聲音問:“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能加入你們?”

歐陽云和楚天歌相對一笑,他問:“你知道我們是誰嗎?就要加入,不怕我們是漢奸?”

馮遠修板起小臉,正色說:“兩位大哥,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叫什么名字,但我可以肯定,你們絕對不會是漢奸。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日租界里那起暗殺事件肯定是你們干的。”

“哦,憑什么呢?”楚天歌來了興趣。

少年肯定的說:“憑你們剛才對程日和說的話,做的事。”

“呵呵,那個,好像只要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會那么做的。”

“可是,他們沒你們這樣利索的身手,”少年看著楚天歌,繼續說:“這位大哥,你剛才用的兵器應該是日本人的‘肋差’吧?”

楚天歌笑了:“呵呵,你看出來啦,我這把刀子可不是一般日本貨……”

歐陽云見他有說漏嘴的趨勢,瞪了他一眼說:“聲音小點,怕人家不知道北平的事是我們做的?”

“啊!差點忘了,”楚天歌眼睛四下亂轉,見周圍并沒人注意他們,這才放松下來。

“北平——”少年眼睛一亮,雙手抓住歐陽云的右手,有些激動的問:“黑龍會在北平的據點是被你們掃掉的——哎呀,我真笨,你們正好兩個人。呵呵,歐陽云、楚天歌,你們好大的膽子啊!”

楚天歌一聽,立刻瞪大了眼睛:“恩!你認識我們?!”

歐陽云微微笑著,并不做聲,他剛才那句話,正是有意要讓馮遠修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馮遠修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起來,少年心性盡顯:“你們誰更厲害?”

“臭小子,想挑撥離間?”

“當然大哥更厲害。”

“歐陽大哥更厲害?”少年的目光在兩人身上打著轉。

歐陽云笑了,他越來越喜歡這個馮遠修了,說:“我叫歐陽云,他喊我大哥。”

少年眼神更加明亮,看著他熱切的說:“歐陽大哥,你收我做徒弟吧。”

他笑著沒說話,楚天歌卻急了,說:“大哥,收下他吧,這孩子不錯。”

馮遠修眼巴巴的看著他。

“行,不過我要聲明,做我的徒弟很辛苦的。”

“我不怕吃苦。”

“我們可不是什么‘除奸特別組’的。”

“沒關系,‘抗日雙雄’嘛,只要殺鬼子、除漢奸就行。”

“什么‘抗日雙雄’?”

“你們自己都不知道啊,現在外面都這樣稱呼你們呢。”

“啊!”歐陽云和楚天歌對望兩眼,前者是哭笑不得,后者則有點小小的得意。歐陽云見馮遠修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忙轉移話題說:“殺鬼子、除漢奸是我們的本分,其實,我們也正想成立這么一個組織呢。遠修,你們學校抱有你這種想法的同學多嗎?”

“很多,師父,你是不是想把他們組織起來——可以交給我做。”

“慢慢來,先保護好自己,活著才有希望——遠修,你對眼前的情景有什么想法?”

“為國家悲哀,堂堂一省政府,竟然被人家騎到脖子上拉屎;羨慕日本人,如果我們的軍隊也有這般強悍,還有哪個國家敢小瞧我們?!”

“我們的軍隊確實不如人家,不過不急,只要有仗打,只要官兵同心,有一天,我們的軍隊會比日本人更強。”

“師父,我也想咱國家有這么一天,怕就怕我們的政府和軍隊沒這個志氣。”

楚天歌點點頭說:“遠修說得不錯,我看中國要達到這樣的水平,很難。”

歐陽云見他們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很不以為然,心中想著,如果不是最高當局搞什么“攘外必先安內”,把紅軍趕去過草地、爬雪山,而是讓他們開來這里,只要換上批裝備,那絕對是天下一等一的強軍——“話不能這么說,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可不是光靠軍隊就能夠決定輸贏的,軍隊對陣不過是表現的最終形式罷了。打到最后,比的還是國家的實力、人民的凝聚力。我們現在確實比日本窮,科技也落后許多,但是我們人多,而且,有眾多像遠修這樣有志氣的少年!我相信,等你們成長起來,最終勝利的肯定是我們。”

這話很鼓舞人心,特別像馮遠修這種血熱熱的少年,他立刻激動地說:“師父,你說得太好了,我也相信,最終勝利的肯定是我們,日本鬼子一定會被趕出中國的。”

拍拍他的肩膀,歐陽云說:“只要擁有這種信心,那么,我相信一切困難都不會難倒我們的。天歌,拿出來。”

“什么?”

“水紋太安。”

楚天歌身上的肋差和歐陽云獲得的那把太刀全都繳獲自流川正樹,太刀名為“流川太安”、肋差名“水紋太安”,皆能斷金削鐵,他愛之極深,此時聽歐陽云的意思好像要拿它送給馮遠修,哪里舍得,不由大叫起來:“你收徒弟,憑什么拿我的東西送人?”

“我徒弟不是你師侄嗎?你和遠修也算初次見面,做師叔的送個見面禮總是應該的吧?”

“這個——嗚——”楚天歌想想是這么個理,苦著臉將“水紋太安”取了出來。

馮遠修見他一臉不舍,忙說:“君子不奪人之美,謝謝師叔了。”堅決不肯收。

歐陽云想了想說:“也罷,這把刀有點名堂,天津人員太雜,你帶在身上未必是好事,”在身上找了找,拿出支水性筆遞給他說:“出來得匆忙,身上沒什么好東西,這水性筆你拿著,做個紀念。”

馮遠修接過來,把玩一番,見制作精美,以為寶貝,笑逐顏開道:“謝謝師父,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歐陽云汗一個,感覺自己像個騙子——一塊五一支的水性筆而已,好像有褻瀆純潔師徒感情的意思。他倒是謙虛了,別看小小一支筆,放在現代不值一文,但在二三十年代,絕對當得“寶貝”一說,物以稀為貴也。“遠修,放暑假有時間的話,去北平燕京大學找我,今天的事,對誰也別說,包括你那些好朋友。你還小,先讀好書,將來才有能力做大事——拜拜了。”

“好的,我會好好讀書的——師父,拜拜是什么意思?”

“就是再見,英語里的‘BAYBAY’。”

“呵呵,師父、師叔,拜拜。”

等馮遠修走了,歐陽云對楚天歌說:“天歌,你信不信,最多兩年,我們會擁有一支比他們更強的軍隊?”

楚天歌早覺得自己這個大哥志向不小,壓低聲音問:“大哥,難道你想做軍閥?”

“不是軍閥,我要為中國人民打造一支全世界上數的軍隊!”

“噗嗤!”楚天歌樂了,“你白日做夢呢?!難道就憑我們兩個人?”

歐陽云看著他,也不惱,說:“等著瞧吧,走,找你叔叔去。”

51軍乃由張少帥的東北軍一部改編而成,下轄113師、114師、118師,由于軍長于學忠同時擔任著河北省政府主席兼天津市市長,所以將軍部設在蔡家花園,而楚括機作為于學忠的副官,分到了一個單獨的小院。

兩個人趕到楚括機那里,楚副官正在書房里和兩個好友喝著悶酒,他明顯喝高了,所以一聽說侄子來了,立刻讓勤務兵小李領了進來,渾然忘記了這兩個此刻還是通緝犯,蔣孝先正帶著手下滿北平城抓人呢。

楚括機眼帶血絲,舌頭也大了,右手捏著酒杯指著進來的年輕人對坐在上手的中年人說:“老陳,我侄子楚天歌,旁邊是他朋友,小子,自己介紹一下,你的名字我忘了。”

中年人矮胖矮胖的,滿面紅光,小眼睛瞇著在他們身上打個轉,落到歐陽云臉上,笑著說:“不要介紹了,和天歌在一起的,肯定是歐陽云了,小伙子不錯,夠膽色!”聽起來,和楚天歌竟然很熟似的。

歐陽云隨楚天歌微笑著和三人打過招呼,得知胖子陳少華竟然是51軍的軍需處長,另外一個叫邱健的,是個上校團長,不由對這兩人刮目相看。

楚括機招呼兩人坐下,讓小李添了兩副碗筷,然后感慨說:“英雄出少年,說起來,我這侄子可比做叔叔的有出息多了。”

三個人剛才不知在談什么,情緒都有點激憤,邱健將酒杯往桌子上一拍,咬牙說:“這隊伍帶得窩囊,小日本在眼皮底下撒野,我們卻被限令出營,實在是——他娘的,倒不如天歌他們混得痛快。”顯然,是對今天日本兵武裝示威的事感到憤慨。

楚括機嘆息一聲,說:“軍座也是沒辦法,你們知道的,何應欽一直想讓他請長假呢——哎,你們不知道吧?宋將軍今天被解職了。”

“哪個宋將軍?29軍的宋哲元?”

“29軍是他一把拉扯起來的,老頭子說解職就能解了?老張、老馮他們不干的吧?”

“不是解除軍職,把他察哈爾省政府主席的職務給免了,說是督軍不力,縱容下屬,哎!”

“督軍不力,笑話,真不力的話,察哈爾早成日本人的了。”

“小日本這一招玩得高啊,嘿嘿,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宋哲元前腳被解職,小日本后腳就會安排一大堆漢奸過去游說。”

楚括機搖了搖頭,“吱”的一聲喝了一口酒,說:“少華兄說得極對,老頭子分明就是在把宋將軍往日本人懷里推。”

邱健嘆息一聲說:“有個事你們聽說沒有,何應欽派人來天津了。”

“他派人來天津干什么?嫌這里還不夠亂?”

“聽說要和日本人談判。”

“不是吧?難道還要搞個《塘沽協定》出來?!”

猜你喜歡

  1. 軍事小說
  2. 勵志小說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