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劍心長虹

更新時間:2019-11-06 20:16:34

劍心長虹 已完結

劍心長虹

來源:掌中云 作者:春風來了又去 分類:仙俠 主角:傅少安,傅少寧

主角傅少安傅少寧小說劍心長虹是作者春風來了又去最新完結的一部武俠類小說,描述了:人心即劍心。一輩子學完不了的劍,一輩子還不清的情。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此言差矣。”傅少寧手一擺,“如果有那么簡單的話,那我們早把他們連鍋端了。他們能長久吃這碗飯,還是有一定的本錢,你小心把自己折進去了。”

“哈哈,我也就那么一說。遇到遇不到還另作一說。”他接著又道,“明日我二人就要離去,準備進不落王朝的土地,我擔心因北方戰事,這南下不落的大門會不會還像以前一樣,大開方便之門?”

傅少寧眉毛一挑,“明日動身?這么著急就走,你我多年未見,還不多留下陪陪我。你知道我的性子,朋友少的可憐。說來說去就你這么一個交心朋友,我還想將多年苦水訴諸于你呢,你這么著急走,可真是寒我的心啊。”

“你什么時候變的這么矯情了。”他端起一旁的茶杯,咂了一口,身體向后一躺,“我還有些著急的事要辦。”

“哦?那需不需......”

還不等傅少寧接口說下去,門口就沖進一位老者,三步并兩步來到堂前。這一舉動讓二人對話熄了下來,不知這老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傅少寧還未發問,老者已經抱拳單膝跪地道,“稟寨主,屬下有一事相求。”

傅少寧從老者進門一絲陰鷲從臉色閃過,看到老者跪下又放松下來上去攙扶道,“哎,世叔,何事何須如此多禮,快快請起。”接著又笑了笑,“世叔今日來此,有何要事啊?是不是你家俊杰那孩子又搗亂了,讓你火急火燎的。”

老者依言并未起身,反而將頭低的更深,“寨主,俊杰那孩子倒是無礙。而是前段日子那件事。少安少爺聞戚家殘孽對我族外出之人施以毒手,將我族兒郎拋尸寨門來殺雞儆猴,鬧的族內人心惶惶,率人出寨清剿,可是這已經過了半月光景,仍不見他們回來。而去打聽的老寨主和琰笙琰龍也是音信全無,屬下擔心他們可能遭遇不測,所以懇請寨主,再派出族內好手出去打探,就算不能活著帶回他們,起碼死也要見尸啊。”

傅少寧聽聞皺眉道,“世叔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這些天沒有他們的消息,我也是坐立難安,沒有我哥在寨中坐鎮,我這代理寨主也是累的不行。但是爹和琰笙琰龍兩位世叔武功絕頂,如果連他們都不能解決的事,我們再去也是白瞎。況且他們吉人自有天相,不需要*們這么擔心的。現在我明敵暗,也只能等他們采取下一步動作之前固守寨中,才是上上之策。”

老者還欲拱手前言,但傅少寧已經起身將他扶了起來,“好了世叔,退下吧。今日要準備祭祀事宜,逢喜之日,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事,回頭再說吧,您最近還是多操心下祭祀的事。這件事就交給我吧,你不用管了。”

老者啞然,頓了一頓,垂頭輕嘆一聲,“我曉得了。”便轉身離去了。

傅少寧眼送老者離去,回頭跟我兩說道,“讓兩位見笑了。”

我倒無所謂。旁邊他跳了出來不忿道,“怎么回事,我就說來寨子中怎么沒見少安跟戾叔,出了什么事?你昨天還告訴我沒什么事,騙我啊?你要當我是朋友,就告訴我,看看我有什么能幫忙的。”

傅少寧兩手一攤,嘆了一口氣道,“我這也不是不想讓你擔心嘛,你著急什么,既然你問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了。事情也就大概半年前吧,我剛剛從外面回來,那時候寨子已經是少安做主。爹就每天沒事下下棋什么的,寨內一片安詳和穩。但是直到一個月前,功房的文世叔尸體被人扔在了寨門口,爹他們過去查看尸體的時候,發現竟然是被戚家的玄冰掌斷了經脈。本來為了寨中安定,他們決定秘密地處理掉此事。結果一連七天,寨門都被人扔了尸體,一個比一個死相凄慘。這件事想壓也壓不住了,寨內氣氛變的緊張起來,人人自危,每天都擔心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少安見此,便帶著族內好手出去找那伙人了。但是半月光景,也沒見他們回來。爹見此,便將寨子交由我暫時打理,帶著琰笙琰龍兩位世叔出寨了。結果呢,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回來,事情就大概這么個事情,我本打算等祭祀后再抽空想辦法解決的。畢竟現在寨內中堅力量太少,不適合主動出擊。”

“你應該早早告訴我的,這樣吧。一會你找上兩個靠得住的人,午飯過后,我出去轉轉看能找到些什么線索。”

傅少寧略作沉思,“這樣也好,不然我跟你一起去吧。也好有個照應。”

“不用,寨內還是有人要當家作主的,哪能讓你去呢。少安不是例子嗎?”回身一指我,“讓他照應我就行了。”

傅少寧訝然,“這樣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放心吧。”又問道我,“沒問題吧。”

他既然都這么說了,我還能有什么問題呢。“沒有。”

傅少寧倒是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帶著歉意道,“本想說你來了,讓你好好玩幾天。沒想到現在還有事要麻煩你 ,而且你說你去幫忙吧,我內心還可以接受,但是你讓這位跟我素昧平生的朋友去操心我寨中的事,我內心有愧啊。”

“嗨,他都無所謂,你還有什么問題,就這樣吧。相信我,說不定,今天晚上就能把他們帶回來。”一拍*脯,擲地有聲。

......

我對他這種瞎管閑事的本領算是五體投地了,但真讓我沒想到的是,說要帶回來的話,真讓他一語成讖了。

午飯時,因是祭祀時節,大家都聚在校場中。兩旁席位相對,跟昨日差不了多少,我還正納悶為什么吃個飯都搞的這么隆重,對面席下就有人喊道,“昨日有人在寨門大喊大叫,我本就不爽,得知那人乃寨主故友,心說放他一馬,沒想到這個人不知好歹,竟然還大刀闊斧在左手上位坐下,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資本坐那喝這杯酒!”

抬頭看去,說話的就是昨日那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年見我看他,昂頭哼了一聲,盡顯驕陽之姿。

在場眾人一致哄然叫好,正座之上的傅少寧此刻也好似沒事人一樣,眼觀鼻,鼻觀心,沒有出聲。身旁他對我說道,“傅家每年會借祭祀開始第二天來一場比武,恩怨情仇,都結束在比武中,你想打誰直接點名即可,不過他也可以不接受你的挑戰,不過這樣的話.....你也知道意思吧。”

有趣,看來這場宴席是吃飯第二,比武第一啊。只不過看來我要從一個欣賞者變成表演者了。說實話,看誰不爽站起來就挑戰的方式我很欣賞。不過......

“你太弱了。”跟這些人交手我覺得還是面前水果更具吸引力。旁邊他一聽這話,慌忙站了出來打園場,“昨日是我在門外喧嘩的,不是我朋友,小兄弟莫要誤會,你若想打,我來陪你。”

剛才那誰,那個站起來的家伙被我傲慢無禮的行為所激怒,已經堪堪到了要爆發的邊緣了,并沒有理會一旁他圓場的話,食指一伸,筆直地對著我道,“放屁,你說我太弱了?沒跟我打過怎能知曉,我還發愁要是把你打個半死不活,還不知怎么樣向寨主交代!你竟然先我一步拒絕了!”

接著又對他說“還有,誰是你小兄弟,套什么近乎,你要想跟我打,等我與他比完再說。”看到當下反應,吃個飯都有人搗亂,擾人心情又急著找死那我還是不介意幫忙的,畢竟我樂于助人小郎君可不是白叫的。正待起身,他眼疾手快一把將我摁下,對那小子說道,“這樣吧,你跟我打,你要能打過我,再向他挑戰不遲。”

那人一聽,轉頭向我嗤笑一聲,“哈,還真是沒點男人樣,需要拿別人來當擋箭牌?哼,真是出息。”

聽到這話,我笑了笑,“如果我是你,就想辦法趕緊謝謝他救你一命了。還有空在這廢話,很佩服你心還是蠻大的。”

那小子估計被我氣的差不多了,話都不說了,聞言飛身進場,指著身旁的他道,“出來!剛才你說只要打過你就能挑戰他是了吧,那你先過來讓我熱熱身,放心,我雖然生氣,不過不會殺你們的。”        

聞到這么濃厚的火藥味,他也只能向我做個無奈狀,走到了場中。

看他進場,對面那小伙開始嚷道,“記住了,今天教訓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傅家子弟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傅俊逸是也。”不等他拱手搭話,傅俊逸已經迫不及待出手了。

然而讓我倍感無趣的是,明眼不合一招之敵的傅俊逸,偏是讓他打的你來我往,有來有回,煞是好看。從旁邊傅氏族人叫好鼓勁的架勢來看,我猜的也不錯,也是八九不離十,一群酒囊飯袋,難登大雅之堂。

他這個有天賦的演員還是很博這些人的眼球的,過了一會,看終是差不多了,吃了一記卸去十之八九力的拳,虛晃一仰,順帶將那傅俊逸一腳踹出場外,又鯉魚打挺站了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拱拳道,“承讓承讓”。

那小伙也是**,一瘸一拐強撐著上來,同樣也是抱拳一回,“好,我傅俊逸最敬佩有本事之人。今日我輸的心服口服,不過這個場子我還是要找回來的。”然后又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待他下來,我禁不住嘲諷“小孩子哄夠了?”他以手附額無奈道,“那我得哄這些觀眾老爺開心,也是很累的好嘛。再說禍起可是你哎,你還開始嘲諷我了。” 

“哈哈,我可沒讓你出頭幫忙啊。”

“那我若不幫你這個忙,飯都吃不來,讓人非得掄起刀來砍得你我個雞飛狗跳,我看這才合你意思。”

當下一笑了之,不作他言,還是拿水果照顧我的肚子去吧。

隨著我認為一場鬧劇的結束,現場氣氛像被點燃一樣,傅家子弟個個爭先踴躍進場大展拳腳開來。你來我往,好不快活,不過鮮有流血事件發生,若有些真的想手下留情卻力不從心的,也會有眼疾手快的前輩及時制止,所以更讓這些小輩們肆無忌憚地發揮了。

不過有一點讓我在意的是,傅家不至于是正中而坐的傅少寧這個后起之秀實力最為強勁吧,但是在場之中我又找不到第二人了,若真有這樣大隱隱于市之人,能斂于氣息不被我所察。那我也考慮要不要這么放肆了。

過了許久,場中表演終于告了一段落,正當飯局要開始之前我卻感稍有不適,便隨便找了個借口回房間了。

......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古代短篇言情
  3. 玄幻仙俠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