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更新時間:2019-11-05 09:40:34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連載中

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紅綃 分類:仙俠 主角:焚暮,蕭綃

解憂小說網給大家提供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免費閱讀,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全文免費閱讀內容怎么樣?暮焚綃情,腹黑將軍別寵我全文免費閱讀超級精彩,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他本是手持長槍的戰神焚暮,在戰場上驍勇善戰殺敵無數,屢建奇功,卻在一次征戰意外中被奸人所害掉落懸崖被她所救,從此他不再是他。她本是在山谷里長大的少女蕭綃,卻在采摘藥草中遇無意中發現了身受重傷的他,殊不知他那時候雙目失明雖看不見她的樣子卻清晰的記住了她的聲音。他本是才藝雙絕的梅子軒,一向深謀遠慮的他從沒想過有朝一日在遺落的棋局中竟然把她也算進去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蕭綃和青檸二人一路順利的來到了云國,面對這里的新氣息充滿了各種好奇,尤其是蕭綃,青檸雖然也有些歡喜,相比之下蕭綃的舉動實在是讓她感到了無奈。

與以往不一樣的是,自從她們二人來到了云國就換上了男裝,蕭綃覺得換上男裝格外的好玩,便爽快的答應了,哪里明白青檸此舉的用途。

雖然一路上都是風平浪靜,沒有什么異樣的事兒發生,可青檸還是依舊保持警惕。

大概對于蕭綃這樣純真可愛的性子所影響,青檸原本安分守己的心也開始變得有些微微撼動。

街上熱鬧的景象不管從街邊的小攤還是到各色各樣的酒樓,沒有一處不顯示出云國都城的繁華。

可惜這里沒有蓮子羹,蕭綃問遍了所有的小攤販們,都說沒有,原因只有一個,在云國是禁止出現蓮花,蓮子的東西。

對于云國的老百姓當然明白這其中的緣由,但是對蕭綃來說這簡直不合常理,繁盛的云國居然沒有蓮子羹,更要命的是云國國內不允許有這些東西出現。

青檸自然是知道她喜歡吃什么,一路上走到哪兒她都是首先點一份蓮子羹,但是來到了云國都城卻意外得知沒有,而且理由就是云帝不允許。

面對這樣的說法,蕭綃無奈鼓起腮幫子滿臉寫著幽怨,心里還是想著蓮子羹的味道,突然仰天長嘆道:“天哪,沒有蓮子羹的日子,我蕭綃該如何過啊。”

青檸看到蕭綃這樣調皮的舉動笑道:“好啦,沒有蓮子羹,我們可以吃玉米羹,桂花羹啊,還有桃花羹。”

說到桃花羹,蕭綃白了一眼青檸,自己從小在忘憂谷長大,吃的最多的就是桃花羹,再讓她吃桃花羹,她自己都會覺得反胃。

忘憂谷四季如春的景象。想要看到蓮花本屬不易,好不容易出來了,才爆發出她內心渴望吃蓮子羹的**。

可是面對這條繁華吵鬧的街道,居然告訴她沒有所謂的蓮子羹,更別說材料了。

蕭綃無奈嘆氣唱道:“我的要求并不高啊,只是想要一碗蓮子羹。”

反復的唱著,街上的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她,覺察到奇怪的眼光,蕭綃才立刻停嘴,但是也無法阻止被人繼續用質疑的眼光看著她。

蕭綃看到他們這樣看著自己,眼睛轉動幾下,很快沉思半晌,隨后道:“你們看什么啊,我唱歌又不犯法。”

怎么著,在大街上我唱歌還真的犯法啊,蕭綃有些心虛的感嘆。

青檸看到這樣的場景也是第一次,都一次被這么多人的目光聚集,多多少少很不自在。

不過正在此時,街上的另一角落傳來大罵聲,原本圍觀蕭綃的人立馬跑前觀望那邊得情況。

蕭綃也不得不承認,哪有熱鬧那就有人去觀望。自己不過就是唱歌,就引來這么多人注意,那那邊的人呢?

蕭綃想著,突然從遠處來‘啊’的一聲痛處。作為醫者天生*感,可以立馬推斷前面有人受傷了。

不顧青檸的阻撓,蕭綃急忙跑過去想要一探究竟,卻發現一個長得格外彪悍的中年人在圍打一個小孩子,那小孩子身上的傷痕很明顯,尤其是臉上的淤青。

一邊拳打腳踢嘴里還罵著:“小兔崽子,叫你亂跑,你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啊。”

地上的小孩子似乎并沒有求饒的打算,只是硬撐著這落下的拳頭。

周圍的人時不時有人伸出手指著這個孩子道:“這孩子啊,每天都被挨打,怪可憐的。”

“就是啊,臉都青紫了。”

“算了吧,別打出人命了。”

其他人也紛紛應和道;“算了吧。”

那長得彪悍的中年人把周圍的人話當做耳旁風,繼續打著那個孩子罵道:“小兔崽子,今兒我不收拾你,看你以后還敢不敢亂跑。”

蕭綃實在看不下去了,大聲喊道:“住手。”

那人聽到有人想要多管閑事,轉身打量蕭綃,見她一身弱不禁風的樣子,突然大笑道:“小子,看你這身板瘦小的樣兒,我好生提醒,不要多管閑事,這是我的家事,我愛怎樣就怎樣。”

愛怎樣就怎樣,在蕭綃聽來,這個是目無枉法,仔細看著地上躺著的孩子身上的傷痕,咬了咬唇道:“他是你的孩子?”

那人沒有一絲猶豫,回答道:“是啊。”

“既然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孩子,你不知道怎樣會出人命嗎?你要是打死他了,你也一樣會坐牢。”

那彪漢聽到蕭綃的話,回頭看了看地上的孩子,不屑道:“你小子什么來頭,還敢管我的事兒,一邊待著去。”

蕭綃見這人不肯放過那孩子,問:“你要怎樣才肯放過這孩子。”

“這是我買來的孩子,我想干嘛就干嘛,用不著你在這瞎嚷嚷。”那人見自己一下說漏了嘴,立馬住嘴,抓起地上的人想要離開此地。

蕭綃見他想要離開,立馬堵住路口。她可不會就此輕易放過這人,這人居然還買賣孩子,更是不講道理隨意打孩子。

“把人留下。”

那人見蕭綃說出這樣的話,立馬大笑道:“把人留下?臭小子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方圓幾十里誰不認識我,得罪我可沒有什么好下場。”

蕭綃氣不過,打斷道:“我管你是誰,我只知道你販賣孩子,還虐待孩童,直接把你帶去官府就可以治你的罪。”

彪漢聽了,心里立馬急了,扔下那個孩子,立刻出拳向蕭綃**。

面對突如其來的招數,蕭綃哪里知道如何應付,頭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景,畢生所學的武功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招式。

還好及時跑來的青檸撥開人群見那人想要對蕭綃出手,立馬出手道:“那然這孩子已經傷成這樣不如就轉手賣給我們可好?”

蕭綃頓時心里松了一口氣。站在青檸身邊,恨恨的看著。

那人見此人一出招的氣勢就不同,一看就知道是個練家子的,不敢貿然出手,故作妥協道:“行吧,十兩銀子。”

青檸爽快的掏出十兩給了那人,那人拿了銀子用最咬了咬確定是銀子,回頭看了看地上躺著的那小子,冷哼一聲便走出人群。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隨即消散,蕭綃連忙扶起那個孩子,對著青檸說:“找家客棧,我給他處理傷口。”

青檸點點頭道:“蕭綃,你能不能不要這樣莽撞,趁我沒注意你就跑了,要是我不及時出現,受傷的可不止是他。”

青檸看了看蕭綃旁邊那個被打的青紫的孩子,嘆氣,伸手接住他。

隨便找了一家客棧住下,蕭綃吩咐青檸去街上買點跌打損傷的膏藥。

原本以為出門是如此輕松的事情,也用不著帶著一些傷藥在身上,但是不怕萬一就怕一萬啊。

蕭綃無奈的嘆嘆氣,擰干手帕替這個小孩子擦臉。對方似乎有些不習慣別人替他擦臉,

突然開口道:“我自己來吧。”

淡淡的聲音飄出,蕭綃睜大眼睛好奇的說:“原來你是一個小男孩啊,我還以為是個小女孩子呢!”

起先看到他的樣子就是臟兮兮,再加上臉上的傷痕。很難分辨他是男是女,但是他的面部本就清秀,所以一般人都會把他當做女孩。

小男孩沒有出聲,眼神垂落,低著頭。忍著疼用手帕擦掉自己臉上的臟東西。對于這個救了他的人,他不知道該如何感激,但是他更多的是困惑,為什么他會對自己這般好。

青檸買完東西回來,放下手中的包袱道:“順便也給這孩子買了兩套衣服,待會試試合不合身。”

然后拿出藥瓶繼續道::“這邊的藥鋪也真是夠齊全的啊,跌打損傷的膏藥都有十幾種,我隨便買了一瓶,也不知道好壞。湊合用吧。”

一聽到青檸說治療外傷的藥都有十幾種,她一時之間陷入短暫的沉思里,想到數月前救的那人,應該是不需要自己的研制的藥了,畢竟這偌大的云國,應有盡有,光是從藥鋪的種類來看,云國的富裕不比蓮國差,可以說是更好。

打開瓶蓋,蕭綃細細聞了下,笑道:“就是這種,我以前在谷里經常做的就是這種藥,檸姐姐,謝謝你啦。”

青檸走近看著蕭綃為這個陌生的小男孩擦藥,有些不明覺厲。

小男孩似乎察覺到別人異樣的目光開口道:“我叫阿文。”

“原來你叫阿文啊,阿文這個藥上上去可能有點輕微的疼痛,忍著點啊。”

阿文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那樣專心致志的給他上藥,有些失神,很快又恢復了起先的模樣。

青檸見上藥也上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這個叫阿文的孩子,拉著蕭綃的手說:“你出來下,我有話跟你說。”

放下手中的藥瓶,蕭綃‘哦’了一聲走出房門。

青檸往里屋看了一眼轉頭對著蕭綃道:“這孩子你打斷算怎么安排?”

對于這個問題青檸在買藥的路上已經反復的想了好幾遍,原本兩人偷偷出來本是不安全,如今又要帶上一個孩子,上路很不方便。

天真的蕭綃聽到青檸這樣一說,還以為是多重要的事情,淺笑道:“他無父無母,如今全身都是傷,行動也不方便,我沒有想過太多呢。”

聽到她這樣一說青檸深深吸了口氣,原以為蕭綃會想到一層面,卻沒料到蕭綃腦子壓根就沒在乎這些事情。

青檸很清楚,如今來到云國不比在蓮國那樣行動大膽,有時候處處都要小心,江湖上的人什么類的都有,最怕遇到騙子這類的人。

青檸一直在懷疑剛才的事情,礙于蕭綃這樣的一舉一動,她不在知道該說她太過善良,還是太多沒有提防之心。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仙俠小說
  3. 娛樂圈寵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