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畫骨畫心難畫你

更新時間:2019-11-02 02:18:33

畫骨畫心難畫你 已完結

畫骨畫心難畫你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落貓 分類:短篇 主角:許南,沈曉湘

畫骨畫心難畫你免費閱讀,主角名為許南沈曉湘小說的名字是《畫骨畫心難畫你》,此書為網絡作家落貓所著,是一本故事情節非常吸引人的短篇小說,全文講述的是一個是能畫事為實的高冷少女漫畫家,一個是新入職的怪力女檢察官,兩人因一樁離奇的殺人案相識相知,在尋找弒母兇手的路上,兩人遇到了關于一些身份奇異之人,諸如不死不老的雙重人格少女漫畫編輯,能夠隨意轉換身份的特殊性癖好者等委托的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沈曉湘本以為最多一個星期,就會有新的案子吩咐到她頭上。結果接連兩個星期,她都只負責幫別人整理數據,將古早的案件從新編輯入庫。一天之內,她要徘徊于檔案庫和辦公桌之間好幾個來回,在辦公桌前一坐就是半天。

這兩周,其他事情沒長進,她打字速度反而是日益加快,練就到現在幾乎可以見到她手指飛舞的殘影。

兩周過去,沈曉湘整個人都快發霉。許南在這段時間就打過一個電話,結果響一聲她還來不及接,就被掛斷了。之后也再沒打過來,她推測許南大概是打錯了。

星期五的下午,沈曉湘整理完最后的檔案之后,用力伸了個懶腰,準備收拾提包回家。這機械性的一個流程,她早已習以為常。

剛下樓準備去坐公交車時,她忽然聽見一陣小孩子的哭聲,哭聲時大時小,卻就在附近。偌大個警察局門口,矗立著冰冷地幾根頂梁柱,沒丁點生氣,空曠的聲音轉過柱子,乘風而來,一絲風吹草動,都仿佛是有人故意作祟。

沈曉湘循著聲響,繞過警察局前的石柱,抽泣聲也越來越近。

她再往前走,像是怕吵到哭泣的孩子一般,她走路時的高跟鞋聲也跟著沉穩下來。只見前面那根柱子有個蹲著的身影,低低地扎著兩個小辮子,穿著件紅藍相間的外套,身體不停地顫抖,不時用胳膊抹去臉上的眼淚。

“小妹妹,你怎么了?”沈曉湘彎著腰,慢慢走到哭泣的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又擦了擦眼淚,睜著兩只水露露的大眼睛抬頭望向沈曉湘。她嘟著嘴,連鼻涕都還來不及擦,抽噎著說:“我,我的妹妹不見了。我聽大人說警察局的警察會幫忙,所以才來找他們,結果警察局下班了。嗚嗚嗚……”

小女孩說著又要哭了。

“別擔心,小妹妹你看我,我就是警察,我叫沈曉湘,我會幫你的。”沈曉湘拿出自己的證件,輕輕撫摸著小妹妹的頭安慰她,“那你可以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你妹妹具體是什么時候不見的嗎?”

小女孩抽咽著站起來,告訴沈曉湘:“我叫白可可,我妹妹是這周一不見的,當時我帶她出去玩,我們玩躲迷藏,她藏起來了,結果卻再也沒出來過。我去她可能去的所有地方都看過了,都沒有人。”

兒童失蹤?沈曉湘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其中的可怕性,距離可可的妹妹失蹤已經兩天了,期間沒有任何關于發現走失兒童或是相關尸體的記錄,希望那個小女孩還活著,只不過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她急忙撥通了許南的電話,剛打通對方就接了,沈曉湘還挺高興,結果對方掛電話的速度跟他接電話時一樣快。

沈曉湘詫異地看著手機,又不死心地打過去。這次電話響了幾秒后,才被接通。

“喂,許先生嗎?我這邊有案子了,你現在有空嗎?”

“恩,剛打完草稿,還要細化,勾線……”許南望著自己一桌的畫紙,旁邊還有柯海明含辛茹苦泡的一杯咖啡,“有空。”

“那我先把當事人帶到你那里去,稍等。”沈曉湘掛斷了電話,她牽起白可可的手,溫柔地說:“我先帶你去個地方好不好?那里的一位哥哥和我一樣會幫你的。”

白可可難過地點點頭。沈曉湘招呼了輛出租車,報出一號街尾樓的信息。

沈曉湘在出租車上本想和白可可搭話,轉頭卻發現她呆呆地望著窗外。白可可的腿還著不了地,懸在半空中,隨心所欲地晃來晃去。

她懷里緊緊抱著一只小熊的玩偶,但不知是過于緊張亦或是另有原因,她抱著的小熊的頭都被壓扁了,小熊的手也被白可可的手臂擋在了身體的外面。

整個小熊的可愛表情都變得扭曲,似笑非笑。她仿佛并不擅長抱這只小熊玩偶。

按道理像她這樣打扮整潔的小姑娘,家長怎么會放心她一個人出來呢?

“可可,我可以這樣叫你嗎?”沈曉湘開始跟白可可說話。

白可可望著窗外車水馬龍的風景,沒將頭轉過來,只是點點頭。

“可可,你爸爸媽媽呢?他們知道你來警察局了嗎?”沈曉湘見白可可不是十分抗拒,便開始引入話題。

白可可晃動的腳忽而停下來,抓著小熊的手握得更緊了,小熊的后腦勺被捏住,整張臉都繃了起來。

“在外面出差,很少回來。”她終于轉過頭來面向沈曉湘,并示以笑容,“我和奶奶在一起住,姐姐你放心,我出來的時候,跟奶奶報過平安了。”

像是知道沈曉湘擔心,白可可的回答就像是在安慰她,簡直不像一個小孩子會說出的話。

“可可,這個哥哥叫許南,是位漫畫家。”沈曉湘帶著白可可到了許南家之后,許南給泡茶的功夫,沈曉湘就向他解釋了這位小姑娘的情況。

許南將熱茶遞給沈曉湘,將熱牛奶輕推到白可可面前。

“請喝。”許南說。

兩人同步地端起杯子,滿滿地喝了一口。

牛奶入喉,白可可也感覺整個人都溫暖起來,將小熊放到了沙發上,兩只手貼在膝蓋上,注視著面前這個不茍言笑的大哥哥。

發現白可可在看自己,許南從書架上找了一本符合她這個年齡看的漫畫給她。

接過書后的白可可,眼神仍沒從許南身上放下來。

連沈曉湘都發現白可可對許南眼神中的不一般,她咳嗽一聲,將手拿到白可可面前,沖她晃了晃。

“咳,可可,等會兒我們會詳細問你一點事,如果你知道的話,就告訴我們好嗎?”

白可可沒理沈曉湘的問題,自己卻提問道:“許南哥哥,你有女朋友嗎?”

沈曉湘一臉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沒想到她小小年紀,竟然會喜歡許南這一款!

許南瞧了眼表情詫異的沈曉湘,端起自己的茶杯,小酌一口,回答:“秘密。”

“誒!”白可可腿一蹬就站起來,跑到許南面前。

許南給沈曉湘一個眼神,暗示她連一個小朋友都不如,然后伸出他的大手摸了摸白可可的頭,說:“如果可可能配合我們查案的話,我就告訴你。”

白可可喜出望外,高興地“嗯”一聲,答應下來。

沈曉湘簡直佩服許南,竟然不是憑臉,而是一個摸頭殺,就降服了這個小姑娘。

“那么,可可,請你再給我們說一下你妹妹失蹤的事情吧。”許南讓沈曉湘挪了個位子給他,沈曉湘一邊移,一邊拿出自己的記事本。

根據白可可的話,她妹妹是在和她玩捉迷藏時失蹤的,失蹤后白可可在廢棄空地的空房子里發現了妹妹的手鏈,地面有突然出現的腳印,于是她懷疑妹妹被人帶走了。

“你妹妹失蹤時穿的什么衣服?”沈曉湘皺起眉頭。

白可可不假思索地回答:“她穿著一身蓬蓬裙的小洋裝,扎著兩個馬尾辮,馬尾辮上還有我給她做的蝴蝶結。對了,鞋子穿的是小皮鞋。”

“Lolita……”許南的腦中立馬浮現出這個名詞,他從書架上拿出一本素材書,像是將書的內容了然于心般,他一翻就翻到了需要的那頁,并將書中內容送到白可可面前,“是像是這樣的服裝嗎?”

白可可點點頭。

沈曉湘也湊過去看,許南怕她看不見,便將書直接遞給她。她仿佛見識到新世界一般,連發贊嘆。書中的女孩子穿著洋裝,手撐一把精致的碎花傘,表情微微嘟唇,臉蛋粉撲撲的像是浸紅的晚霞。

“今天太晚了,沈曉湘,你先送可可回家吧。”許南跟沈曉湘說完,轉向白可可,溫柔得仿佛換了個面孔,“可可,明天上午我們來接你,你帶我們去你妹妹失蹤的地方看看,可以嗎?”

白可可乖巧地點頭,忽而又搖頭。

“奶奶這幾天去走親戚家了,我家里沒人,我身上也沒錢……”她委屈地將自己蜷縮成一團,聲音也漸漸低沉了下去,小孩子特有的清透眼眶變得紅紅的。

沈曉湘露出慈祥的目光,從包里拿出一顆糖果放到白可可手里。

“可可,要不這幾天你先跟我住吧,”沈曉湘輕撫著白可可的背,希望能讓她舒坦些,“奶奶有手機嗎?我看等會兒給你奶奶打個電話,給她報個平安。”

沈曉湘抽手剛要拿開去摸手機,白可可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力大得像是要將她的皮膚剝下來,沈曉湘的整個手臂仿佛都在顫抖。

“我奶奶不會用手機,”白可可說著,慢慢松開自己的手,向許南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我想住在許哥哥這里,可以嗎?”

沈曉湘凝視著自己收回來的手,清晰的五根指頭印,像是烙印般向外擴散開去。她不禁咽了口口水,緩解干涸刺痛的喉嚨。

許南嘴角輕提,饒有趣味地說:“可以。”

“可是……”沈曉湘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可可,你在這里會打擾哥哥工作的,還是住姐姐那里吧,姐姐家就姐姐一個人住,還有很多好吃的。”

白可可別著頭,抱住許南的腿,就是不愿意走。

沈曉湘揉揉眉間,長嘆一氣,沒想到白可可小小年紀,發起**來卻毫不輸給成年人,看來不能小看小朋友了。她只好提起自己的包,換上自己的鞋。

“那許先生,我先走了,明天你有空的時候請打電話給我。”

“等等,”許南走向書房,隨即拿出一盒卡通包裝的東西出來,“這個給你。”

“謝謝許先生。”沈曉湘茫然地雙手接過盒子,將盒子打開一看,里面裝著個鑰匙扣掛飾。她驚喜地像是被玩具吸引的貓咪般,嘴唇抿成了一條彎彎的弧線,將掛飾放入手心時,卻又立馬收斂了表情。

“好好,我知道了,漫畫公司給的對吧?”她將掛飾扣在隨身攜帶的包上,“我幫你消掉一個啦,先走了哦。”

許南倚在門邊,自然地將手環抱在*前,望著沈曉湘穿著高跟鞋,莽莽撞撞跑去等電梯的背影,露出無奈又無可奈何的淺笑。

“啊,哥哥你剛才給姐姐的是最近新出的限量版掛飾嗎?”白可可抬頭,就瞧見許南望著空無一人的走廊笑的表情。

許南如夢初醒,走回房間,將門帶上。

“你知道?”

“果然,我之前有在電視上看到過啦,不過這個好像很難拿到誒,哥哥怎么買到的?”

許南撓撓頭,在書架上又給白可可找了幾本兒童書。

“別人送的。”他半掩著唇,淡淡答道,真相如何,只有他心知肚明。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都市異能
  3. 婚戀小說
  4. 生活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