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醫女廚娘:撿個王爺來種田

更新時間:2019-11-06 21:01:49

醫女廚娘:撿個王爺來種田 連載中

醫女廚娘:撿個王爺來種田

來源:掌中云 作者:灼灼 分類:穿越 主角:楚明澈,夏梨

醫女廚娘:撿個王爺來種田,醫女廚娘:撿個王爺來種田免費讀,楚明澈夏梨,灼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還真想在這兒過一夜?”

夏梨頗為嫌棄的反問道,眼神像在看一個傻子。

“有什么不好,這就我們兩個人,我還可以從詩詞歌賦陪你聊到人生哲學。”

楚明澈挑了挑眉,戲謔道。

他倒是很喜歡看她被自己惹到炸毛時的樣子。

比那些王公貴胄的女兒可愛幾分。

“你要有雅興自個兒在這看,我不奉陪。”

夏梨白了楚明澈一眼,毫不客氣的懟道。

把她當做那種嬌滴滴一撩就臉紅的小姑娘,可就大錯特錯了。

“好吧,你可有好去處?”

楚楚明澈尬聊失敗,斂了斂神色,一本正經的問道。

“那兒。”

夏梨指了指在月光下朦朧的山,頗為篤定的說道。

就算是露宿,她也不想在這間破屋里浪費時間。

夏裳解毒需要銀兩,房屋修葺需要銀兩,村里人世世代代以販賣藥材為生,只有山里才有她想要的東西。

“天還沒亮,你確定現在要上山?”

楚明澈撥開山腳郁郁蔥蔥的灌木,抬眼便望見半山腰上煙霧繚繞,仿佛入了他境。

荊棘之地,只怕有野獸出沒,夜晚則更危險幾分。

“上山是要上山的,只是還要準備點東西。”

夏梨思量一番,拿出火折子,拾了幾根枯木,就地生了個火堆。

火焰被撥得旺盛,兩人并肩坐下。

“一般山里人都知道,山上無奇不有越是年久的藥材越是有靈性,像有的動物為了躲避人類追擊一樣,他們只在夜間出沒。”

夏梨往火堆里添了幾根樹枝,跟楚明澈解釋了道。

“所以你才想兵出險招?”

楚明澈見識的多自然知道其中道理,有點佩服女人的勇氣。

雖然她說的并不錯,可挑夜里上山的人沒有幾個。

山間猛獸橫行,性命可比那幾根藥材值錢的多。

“是啊,你的銀兩都被我敗空了,若再不想點法子,咱們就要睡路邊了。”

夏梨說的輕松,半含著笑意,并沒有人到囧途的低迷,也完全沒有將要涉險的緊張。

“我先說好,你要不去的話,我不會強迫你。”

兩人沉默片刻,夏梨突然加了一句。

她不習慣別人為她去犧牲。

“這是什么話,你救了我性命我還等著報答的。”

楚明澈玩笑一番,低頭,墨黑的眸子里有幾分晦暗不明。

他也確實想見識一下,身懷鳳凰胎記的夏梨到底有如何通天的本領。

只是,他到底還是不想讓她犯險。

“山路難走,到處都是陡坡,你千萬要跟著我。”

夏梨放柴火的手一頓,看著楚明澈的緊張有點莫名。

她是最煩不相干的人指揮他的,這種霸道的語氣居然讓她沒有反感。

在這里待久了,倒越來越不像個軍人了。

夏梨自嘲的笑笑,左右環顧一番,掏出早已準備好的匕首,割斷幾根藤蔓。

“把這些藤蔓碾成繩子,應該可以派得上用場。”

楚明澈聽聞,拔劍揮了幾下,藤蔓散落一地。

兩人將藤蔓的兩端各自綁在腰上。

“這樣我們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了。”

楚明澈挑挑眉,言語里帶著幾分小孩子的稚氣。

“是啊。”夏梨沒有反駁,反而柔柔的應了一聲。

楚明澈詫異的看著她,一時有點恍惚。

這女人平常可沒有這么溫柔過,難道是經歷了這么多之后,終于對他上心了?

“不過你放心,必要時我會割開繩子的。”

夏梨掏出匕首在楚明澈眼前晃了晃,語氣依舊那么不在意。

果然……還是他想太多了。

折騰了這么久,天才剛蒙蒙亮,東邊升起了一抹霞,很淡。

夏梨舉著火把,依稀能看見前面的路,兩人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果然清晨的空氣是最好的,她甚至能聞到草藥的味道。

夏梨深呼吸一口,仿佛整個身心都被洗滌。

而且清晨山上沒有讓她心煩的閑雜人等,她無疑挑了個好時候。

雖然清風微拂,很是舒服,但是依舊潛藏著危險。

楚明澈抱著劍,警惕的盯著四周,不放過一點風吹草動。

兩人剛走了半山腰,便聽見林間有稀稀疏疏的雜音,

不知道有什么東西極速掠過,讓林間的風都帶了點不一樣的氣息。

野獸的氣息,殘暴而嗜血。

夏梨只感覺一陣涼意,從皮膚漫到骨子里。

隨后頓住了腳步,機警地豎著耳朵。

她能感覺到有某種東西正蟄伏著,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兩個,伺機待發。

“感覺到了嗎?”

楚明澈慢慢走近夏梨,在他身邊低沉的問道,如鷹一般的眼眸時時刻刻注意周圍的動向。

夏梨點點頭,警惕著四周,盡量不發出聲音。

廢話。

這么明顯,他要是還沒注意到,那是神經有多大條。

“先別亂動,把身上的繩子割開。”

夏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鎮定心神,拿出匕首準備割開藤蔓,忽然間一巨大猛獸,嘶吼著騰空而來。

“小心!”

楚明澈將夏梨撲.倒滾至一邊,起身便拔出長劍。

是一只白花老虎,伸著長長的獠牙,正沖他們憤怒的低吼,仿佛下一秒就要撲上來。

楚明澈劍指白虎,與夏梨慢慢后退,退到長滿灌木的坡邊。

“等會我引開他,你順著坡下去應該就可以到安全的地方。”

夏梨抽出隨身的匕首,觀察完四周的地勢說道,聲音輕到仿佛虛無。

“不行,你一個人根本應付不過來。”

楚明澈反對道。

他雖然傷勢未愈,但還沒有讓女人沖鋒陷陣的道理。

“少廢話,這白虎是餓極了,再糾纏我們倆人都要成為他的早飯。”

夏梨緊緊皺著眉頭,狠狠的說道。

“不……”

楚明澈話說到一半,白虎已經沒了耐心,朝兩人飛撲過來。

這畜生!

夏梨眼神一凜,當即折腰,敏捷地從白虎身下躲過,乘勢用匕首在它身上劃了一道口子。

“嗚!”

許是吃痛,那白虎狂吼一聲,眼睛變得血紅,看向夏梨滿滿的敵意。

看樣子是不肯罷休了。

夏梨渾身散發著殺氣,從身上扯下一片布,將匕首綁在手上,正視著白虎的目光,一人一獸勢均力敵。

楚明澈捂著自己剛剛因躲閃而扯開的傷口,看著夏梨心急如焚。

事到如今,他只有將自己作為誘餌,才能讓那野獸放棄夏梨。

楚明澈強忍著身上的痛,挑起地上的大石塊,一下子砸在了白虎身上。

白虎的目光果然轉移了。

傻子!

夏梨見狀,在心里暗暗的罵道。

楚明澈身上有傷,他的處境可比她危險的多。

白虎飛撲過去,楚明澈下意識橫劍擋住,只見那畜牲張的血盆大口,力氣大的嚇人。

振奮力抵擋時,楚明澈突然感覺%.口隱隱作痛,手上一下子沒了力氣。

該死的,這個時候內傷發作。

楚明澈奮力掙扎,終是不敵,眼看著白虎張著大嘴要咬下來。

突然間只見一只匕首,橫在了白虎口中。

剎那間,鮮血橫流。

隨后夏梨用最大力氣,一腳將白虎踢出幾米遠。

“起來!”

那畜牲早已發狂,夏梨拉起楚明澈準備躲避,卻突然腳下一滑。

“啊!”

夏梨一聲驚呼,身體不受控制地向下陷進去,慌亂中伸出手去卻只抓到一把雜草。

一個十分隱蔽的洞穴,兩人雙雙掉進去。

洞內陰暗潮濕,根本看不見底,夏梨只感覺自己墜落了片刻就連遺言都想好了。

情急之下,楚明澈將劍插入石壁的縫隙內,扯住了夏梨腰間還未來得及切斷的藤蔓。

夏梨只感覺腰上被猛然一提,緩降后被打橫懸在半空中。

“抓緊了,千萬別松手!”

楚明澈用盡身上僅存的力氣,吃力地拉著夏梨,手上爆出根根青筋,聲音十分輕。

內傷引起的陣痛還在持續著,楚明澈的嘴唇已經慘白,唇角滲出絲絲血跡。

只聽到大腦嗡的一聲,耳邊的風消失了。

夏梨睜開眼便看見緊緊皺著眉頭的楚明澈,樣子十分痛苦。

不行,就算這樣兩個人也撐不了多久,必須想辦法著陸。

夏梨有一瞬間的心慌,就著昏暗的光線細細打量洞內的情況。

一個古老的洞穴,洞口狹小,十分隱蔽,墻上長得如小孩手臂般粗的枯藤,看樣子無人涉足。

“你再撐一會兒,我……”

夏梨話還未說完,聽見那把承載著他們兩人重量的劍應聲斷裂。

完了,死定了。

夏梨睜大了眼睛,下落時只見楚明澈的身體直直向她砸來,兩人重重地摔在洞底。

**……痛死了……

骨頭像要散架一樣。

夏梨艱難地睜開眼,揉了揉被摔到的頭,難受地想起來時發現自己%.口還伏了個人。

“喂,起來了,你有多重自己不清楚嗎?”

夏梨生無可戀地說道,剛開始還沒發覺,現在她被壓的連呼吸都有點困難。

而且她的**,真的好痛……

還好自己意志力夠強大,只是傷到了那里,要是換做原主,估計不摔死都要被砸死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穿越王妃
  4. 穿越架空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