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啞妃來襲:皇叔請小心

更新時間:2019-11-05 12:59:12

啞妃來襲:皇叔請小心 已完結

啞妃來襲:皇叔請小心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墨轅軒 分類:言情 主角:洛迦淵,蘇小梧

甜寵新書《啞妃來襲:皇叔請小心》是墨轅軒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洛迦淵蘇小梧,書中主要講述了:那花白胡子的崔大夫超老人擺擺手,幫腔說,“最近都不太平!”說著接過小豆子手里的臘肉,“你也太客氣了,我不拿你也過意不去不是。”小豆子背著他撇撇嘴,客套話說的好聽,他一手拎著臘肉,一首提著藥箱朝爺孫倆擺擺手,走了出去,“別送了,別送了。”... 展開

本書標簽: 腹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意識模糊中,她模糊見到了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她姓季,名剪秋,本是燕國丞相季修痕的小女兒。朝堂上瞬息萬變,伴君如伴虎,每一句話都要小心應對,不敢一點疏忽。即便如此依舊逃不掉那些誣告的罪名,燕王生性多疑,狠絕果斷,一道圣旨,季修痕因叛國罪被斬首示眾,府中家眷男子被發配邊關,女子皆被充了軍妓。

在季剪秋最后的記憶里,是一個面目模糊,表情猙獰的男人,那男人體格健壯,撕了她身上的衣裳。

“崔大夫,丫頭她怎么樣了?”

“哎,這姑娘還真是命大,母子平安吶,放心吧,吃上幾貼藥,休息個十天半個月的就能下地了。”

“那就多謝您了。小豆子快來,把家里存的那塊臘肉給崔爺爺包起來。”

蘇小梧皺皺眉,耳邊你一言我一語的聲音讓她有些頭疼。

小豆子拎著一塊兒臘肉噠噠的跑過來,將手里的臘肉遞過去,“崔爺爺,給你。”

老人看著只有一半的臘肉,瞪了小豆子一眼,小豆子縮縮脖子,低低爭辯道,“不是我的錯!昨晚上來了黃鼠狼,把肉叼走了一半。”

那花白胡子的崔大夫超老人擺擺手,幫腔說,“最近都不太平!”說著接過小豆子手里的臘肉,“你也太客氣了,我不拿你也過意不去不是。”小豆子背著他撇撇嘴,客套話說的好聽,他一手拎著臘肉,一首提著藥箱朝爺孫倆擺擺手,走了出去,“別送了,別送了。”

小豆子氣哼哼地脫了鞋蹭蹭地爬到chuang上,“爺爺你每次都要給他東西,他比黃鼠狼還不知足。”

“怎么說話呢!”老人瞪了他一眼,“這么多年了,崔大夫一直守在邊界,救了多少人!”小豆子撇撇嘴不與他爭辯,托著下巴在蘇小梧身邊趴下,嘟著嘴問,“爺爺,娘親她什么時候會醒?”

“不許亂叫,人家姑娘醒了會不高興的!”老人出聲責備道,轉身走了出去。

陽光透過破了的窗紙照進來打在她臉上,蘇小梧睫毛微微眨動,抬手遮住眼睛。

“誒?爺爺,她醒了,她醒了!”小豆子猛地爬起來,支著胳膊朝外歡快地叫起來。蘇小梧避開灼人的陽光,瞇著眼睛到跪坐在自己身邊的男孩子,黃發垂髫的年紀,整個人面黃肌瘦一張,小臉兒上綴著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

蘇小梧扭頭打量著眼前的房子,比破廟要好。

“你下來,別打擾姑娘休息!”老人頭發花白,眼睛已經渾濁,臉上也滿是皺紋,捧著碗的手背上青筋突起,指甲藏著很厚的泥。他端著一只粗瓷碗走進門,抬手敲在小豆子的后腦勺上。又笑著對蘇小梧說,“姑娘醒了,來喝口水。”

“噯!”小豆子應聲跳了下去,汲著鞋子趴在chuang邊。

老人扶著她坐起來,蘇小梧就著他手里的碗喝了口有些苦有些腥澀的渾水。見她蹙眉,老人顯得有些局促,笑道,“姑娘將就著喝些吧,邊界的環境不比城里。”

蘇小梧笑著搖了搖頭,張了張嘴,聲音卡在喉嚨里怎么也說不出來。我……她低著頭摸著自己的喉嚨,手指有些顫抖,這個季剪秋不能說話的么?

老人看著她的動作也愣了一下,小豆子童言無忌,瞪著眼睛湊過去,“你不能說話嗎?”

“小豆子!”老人呵斥一聲,輕輕拍了拍蘇小梧的肩膀說,“沒事的丫頭,別哭,對孩子不好。”看她一動不動呆愣的模樣,有些擔憂。低頭看了眼盯著蘇小梧看的小豆子,抬手拍在他后腦勺上,“別杵在這兒。”

聽到他話里的另一個信息,蘇小梧猛地抬頭看著他,瞪大眼睛看著他,這個身體已經懷有身孕了嗎?

“崔爺爺說母子平安,”小豆子笑著看著她。老人看著她點點頭,證明小豆子所言不虛。

老人見她呆愣彷徨的模樣,拍拍小豆子的頭,領著他走了出去。

蘇小梧此時心里亂成一團,這孩子來得突然,讓她不知所措,她怎么能養得起孩子。不管它是季剪秋跟誰的孩子,她都確定季剪秋并不想要,腦海里揮之不去的是她被**的畫面。

她不自禁地摸著自己的肚子,這里面有一個孩子嗎?“我……要怎么辦……留下一個……”孽種,她的腦袋里嗡地一聲蹦出這么兩個字。

蘇小梧瞳孔猛地收縮,身體一顫,一手捂著肚子,一手緊攥著身下的chuang單,感受著手下暖暖的溫度,“換個角度想,你其實跟我一樣,孑然一生來到這世上,我既占了你母親的身子,也算你半個娘親了。”

蘇小梧站在門口,望著遠方,這里是無終國邊界,十里之外就是燕國。她在等爺爺跟小豆子從外打獵回來。

小豆子的父親被征調參軍了,后來就沒了消息。他母親不堪重負,在一天夜里跟著同村了一個男人私奔了,再沒有回來。自前線傳來消息說,他的父親死在了戰場上,來人送來了五兩銀子,爺爺當晚捧著那五兩銀子哭了一宿。爺爺說父親用他的一條命換了五兩銀子回來,他哪里稀罕這五兩銀子,他這一走,老子沒了兒子,兒子沒了老子。

小豆子只知道母親出門去了,卻不知道為什么總是不回來,爺爺總說母親是去找父親了,可父親不回來了,她為什么也不回來了呢?

“丫頭,過來吃飯了,別坐在琢磨那些書了,書什么時候都能看,可別餓壞了孩子。”爺爺站在門口招呼蘇小梧出去吃飯。書是爺爺去城里的時候拿糧食換來的,拿給蘇小梧解悶兒。

“別動!這是給小梧姐姐的!”小豆子夾起一塊肉,還沒拎起來就被爺爺給敲了下去夾到蘇小梧碗里。蘇小梧看小豆子眼巴巴地盯著自己的碗,勾著嘴角笑了笑,夾起來擱到他碗里。

小豆子已經七歲了,卻只有五歲模樣,看起來干瘦,這邊界的生活果然只是能勉強糊口罷了現在又添了我這么一張嘴。蘇小梧喝了口粥,暗暗有了計較。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