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陰陽鬼師

更新時間:2019-11-05 15:10:42

陰陽鬼師 已完結

陰陽鬼師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瞎子阿鬼 分類:靈異 主角:張左道,陳芝

陰陽鬼師,陰陽鬼師全文免費,張左道陳芝,瞎子阿鬼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股惡臭味十分嗆人,幾乎是瞬間沖進了我鼻子里,帶著熟悉的味道。

十八歲時候的我還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臭味,但現在我能清晰地辨認出,這就是尸臭!

我看著近在咫尺的鬼影,深吸一口氣,狠狠一腳踹了出去,將它踢得往后退去,同時伸手拉了拉陳芝這位綠林好漢女響馬。

她可是咱們中武力最高的一位,這會子面對妖魔鬼怪,不找她,還找誰?

還在研究碑文的陳芝和馬建軍也轉過了身子,看到了那鬼影,陳芝果然反應迅猛,直接拿出棍中刀,一棍子朝那鬼影頭上抽了過去。

誰想這鬼影還挺靈活,竟然跳到了一邊,手舞足蹈著,竟然發出了人聲。

“停停停!”

“鬼影”大喊著,沖我摘下了頭上的面具,露出一張胖乎乎的熟悉面容來,我拿手電筒光一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日!趙丁甲!怎么是你這家伙!你丫怎么到這里來了?”

我走上去,直接就給了這家伙一拳,然后退開幾步,眼神帶著幾分狐疑地問道。

這廝就算是高考落榜,消失兩年不見在外面鬼混,也應該是在南邊風生水起吧?怎么來這東北了?而且還是這喇嘛甸村附近的旮旯地里,難不成……

我盯著他,眼神多出了幾分古怪,“你丫不會就是那個摸金校尉吧?”

趙丁甲和我才兩年不見,身材依舊很高大,只是變胖了許多,簡直像個人形坦克一樣,站在那里,很有威懾力,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么那盜洞要挖的有半人高了,真難為他擠進來。

“咳咳,道兒,這些事情就說來話長了……”

趙丁甲毫無形象地一**坐在了地上,苦笑道,“再說了,我算得上哪門子摸金校尉,你們哪里看出來的?”

我回道:“你丫別裝蒜,甬道里的繩索,東南角的蠟燭,還有剛才進來斜坡下釘住九尾尸蚰蜒的釘尸針,不都是摸金校尉的手段?”

趙丁甲干咳一聲,指指自己道:“道兒,那你看我像個摸金校尉嗎?”

我盯著他看了半天,搖搖頭回道:“不像,你丫現在像一個難民一樣,還特么一身臭味,到底怎么回事?你把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再到現在這幅樣子,全都給我說清楚了!”

趙丁甲掰了掰手指,開始將事情的始末給我們娓娓道來。

“道兒,事情就要從我兩年前高考落榜后說起了……”

墓室里逐漸安靜了下去,只有我們三個人的手電筒光將周圍一圈地方照亮,還有趙丁甲的聲音。

原來在趙丁甲高考落榜后,他就開始走南闖北地做生意,但都失敗了,無奈之下,這廝只好先在湖南長沙落腳,在一處KTV場所當了保安。

只不過這處KTV場所不算太正規,每天晚上形形色色的人來的太多,鬧事的也多,幸好趙丁甲身材魁梧,能鎮得住場子,一來二去,竟然神乎其技地被提拔成了保安主管,并且在這個過程里,還勾搭上了長沙當地一個富商的情人。

做生意的富商常年在外,趙丁甲又從沒嘗過女人的滋味,這么一認識后,兩人自然是干柴烈火,纏綿悱惻,在富商不知情的情況下,著實體會了一段幸福日子。

但很快報應就來了,那富商除了商人這個背景外,其實還有另外一層身份,那就是販賣走私文物的長沙土夫子!

這樣的人,眼很尖,所以當富商回家后,就發現了趙丁甲和他女人混在一塊兒的事情,當即就派人把趙丁甲給抓了起來,要弄到荒山野嶺里去滅口。

“道兒,你還記得這枚九竅玉么?”

趙丁甲說到這里的時候,把他脖子上戴的九竅玉拿了出來,給我看了看,“就是這樣東西,救了我的命,不然我可能早就死了。”

我看了眼那九竅玉,問道:“然后呢?你怎么就來這里了?”

趙丁甲道:“那富商姓劉,在長沙這塊兒很有勢力,我當時以為必死無疑了,結果他在看到我脖子上這枚九竅玉后,竟然給我松綁,并且還拿出了這個。”

說著,趙丁甲將那面具遞到了我面前,臉上還掛著一絲心有余悸。

“道兒,這面具……你應該還記得吧?”

我點了點頭,十八歲那年的事情是我和趙丁甲共同的記憶,很多事情都是在那一天后發生了改變,怎么可能忘記?

趙丁甲繼續說道:“那姓劉的說我要想活下去也可以,但要替他做一件事,做完這件事,我就可以活下來并且得到自由,但當時他也沒說是什么事,只是讓我跟在一個人后面學習,于是接下來的一年里,我就學了不少下墓探墓甚至開館的本事,你所看到的那釘尸針,還有東南角蠟燭,我都是跟著那人學的。”

“直到半個月前,姓劉的又找我,才和我說在這喇嘛甸村附近出現了一個人皮墓葬,需要*來探一探,下墓找一個鎏金翡翠玉匣,他還說,如果我能把這玉匣帶回去給他,事情就算做完了。”

趙丁甲苦笑著將人皮面具扔到了地上道,“于是我就來了,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唉!道兒,你說我慘不慘?”

我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回道:“你丫都已經摘了處.男帽子,還慘?你這是活該!對了,你還沒說,你身上這臭烘烘的是怎么回事呢?”

趙丁甲尷尬地回道:“其實我三天前就進了這墓室里,因為進來后出不去了,再加上晚上又特別冷,就在那棺材里睡了三天,沾上了里面的臭味……咳咳!”

聽了趙丁甲的話,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再次問道:“你說什么?”

趙丁甲攤攤手回道:“道兒,你沒聽錯,這地方進來后,沒點手段是出不去的,我已經想了三天了,也沒找到出去的路。”

墓室里頓時變得一片寂靜,半晌后,我喃喃自語道:“趙丁甲……不,現在我要叫你趙丁胖了,你丫可真的是一個瘟神啊!十八歲就被你坑了一次,今天又是!”

趙丁甲坐在地上,無辜地眨了眨眼,卻將目光落到了陳芝身上,頓時來了精神。

“喲!道兒,可以啊!兩年不見,都有妞了,那你還敢說我不是處.男,我看你……也不是了吧?”

趙丁甲從地上麻溜地站起來,舔著臉伸出手道,“這位姑娘你好,我姓趙,叫……”

“鏗鏘!”

棍中刀的刀刃直接頂到了這廝的脖子上,陳芝冷冷地看著他,又看了眼偷笑的我,嘴里蹦出四個字來:“蛇鼠一窩!”

我干笑幾聲,擺擺手示意陳芝把刀放下,打圓場道:“好了,現在的問題是趕緊找到出這個墓室的路,咱們就別搞內訌了,一切等出去再說吧!”

陳芝冷哼一聲,將棍中刀收回,開始在墓室四周圍找出路。

馬建軍湊過來,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小張,咱不會真的出不去了吧?這地方黑乎乎的,我們帶的干糧和水可不多……”

“放心吧,馬叔,就算我們出不去,我在外面也給我爸留了信息,他肯定會進來找我的。”

我低聲安慰了馬叔幾句,還想問問趙丁甲別的事情,但就在這個時候,我手里的手電筒光閃了閃,徹底熄滅了。

糟糕!

我知道是手電筒的電用完了,正想提醒陳芝一句,但幾乎是同時間,這兩人的手電筒光也熄滅了。

墓室里一下子陷入了徹底的黑暗中。

突然,一聲尖叫從右邊的墓坑里傳來。

猜你喜歡

  1. 懸疑推理
  2. 驚悚恐怖
  3. 恐怖靈異
  4. 都市異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