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夫君沒有喜當爹

更新時間:2020-01-20 18:49:50

夫君沒有喜當爹 已完結

夫君沒有喜當爹

來源:微小寶 作者:久別 分類:言情 主角:祝九郎,佟盛荷

男女主角是祝九郎,佟盛荷的小說叫《夫君沒有喜當爹》,是由網絡大神久別最新完結的一本佳作,夫君沒有喜當爹講述了:佟盛荷帶球救了個溺水的英俊后生,光天化日之下行了佻薄之事,俊后生惱羞成怒,連個謝字也未曾說。后來,俊后生發現自己的救命恩人命苦可憐又凄楚,他干脆以身相許,情愿當她孩兒的繼父!倆人拜了堂,婚后的小日子滋潤溫馨,生意也蒸蒸日上。一晃到了生產的月份,佟盛荷糊里糊涂去把了脈,這才知道,她壓根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沒有娃娃制造娃娃也要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祝九郎這家伙,就是每晚準時光顧的“田螺姑娘”,雖然早有預料來給她送吃食、干家務的人就是祝九郎,可這次讓佟盛荷看到了真身,她心里還是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

  

  這男人雖然沉悶話不多,可心里卻一直惦記著她這個救命恩人,不然,咋能夜夜來給她送吃的,還幫她挑水?

  

  佟盛荷對祝九郎其人多了幾分好感,這樣一個老實人,那天睜開眼看到的便是自己在“輕薄”他,怕是羞恥的緊,怪不得一把推開他,好幾天之后才上門來呢。

  

  瞧著祝九郎的背影已經走遠了,佟盛荷將籬笆墻上的東西取下來,在灶房門外,借著月光看里面的東西,嗬,樣兒還真不少!

  

  那只籃子里便是一些青菜蘿卜,旱黃瓜之類,很是新鮮水靈。

  

  除了那只綁腿的兔子,褡褳的一頭是些雪白的稻米,佟盛荷捧起一把米,似乎聞到了米熟時的飯香。

  

  而另一頭……

  

  則是一些火紅的山楂果。

  

  酸酸甜甜的氣息,源源不斷地涌入佟盛荷的鼻腔。

  

  這山楂格外的大,格外的紅,就連并不怎么喜歡吃山楂的佟盛荷,望著那火紅的山楂皮,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說來奇怪,她孕吐反應雖然不輕,胃里也時常感覺難受,但對于酸甜東西的嗜好,卻并不怎么期待。

  

  不過,眼下,她手里的山楂果似乎格外的有**力,佟盛荷拈起一個山楂果,放進嘴里,酸甜的口感登時盈滿了整個口腔。

  

  吃下去一個,方才嘔吐時的難受感覺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喘氣時都有一種舒心的感覺。

  

  這祝九郎,看不出他心如此細,她這家里缺些什么,他就送來些什么,想來是知道她家里快彈盡糧絕了。

  

  望著祝九郎方才離開時的方向,佟盛荷倚著門口,眼里一陣笑意,這男人他這般怕與她見面,是怕她撞見他送東西時候的樣子會窘迫么?

  

  是因為……那個“人工呼吸”?

  

  上次祝九郎送她去大溝村的時候,便分外避開她的眼神,言語更是惜字如金,她若不問,他怕是一個字都不肯說。

  

  這樣老實的男人,做好事卻不愿留名,怕是只會在這個時代見到了!

  

  佟盛荷心里突然升起一個壞壞的想法,等下一次,她親手將他抓現行,也不知那個時候,祝九郎該怎么解釋他偷偷摸摸做的一切?

  

  佟盛荷輕笑兩聲,回屋躺著去,這一夜的夢,出奇的美妙。

  

  上次佟春生來時,曾說佟立冬在去鎮上時受傷了在家里休養,怕是要一個來月才能恢復。

  

  加上上次她那后娘來時,將她灶房里的吃食大半夜搶奪了去,這些日子,若沒有祝九郎暗中的照顧,恐怕佟盛荷真要餓死在這河東村里了。

  

  一早天光大好,佟盛荷約了月牙去山腳下的杏子林采果子。

  

  河東村的杏子每年在六七月份的時候成熟,這月份也正是麥子成熟的時候,河東村每家每戶的勞動力通常正在麥子場里忙著,杏子林便留給了那些愛吃愛玩的孩子們。

  

  四五里的杏子林,摘下一個杏子,擦一擦就能吃。

  

  不像從前在市場買到的那種杏子干澀寡淡,這片杏子林里的杏子甘甜多汁,又軟又糯,咬上一口,汁.水在口中爆開,甜蜜的感覺從腳底躥升到心頭,一時間,佟盛荷忍不住多吃了幾個。

  

  月牙笑道:“我聽說綿山村那片依山傍水的,想來這種甜果子不會少,你怎地像是從來沒吃過杏子似的?我娘說,這杏子有小毒,吃多了會傷筋骨的,你還是孕婦,還是悠著點罷。”

  

  佟盛荷一面點頭答應著,一面又摘了幾個又大又圓的杏子放在籃子里,笑道:“天底下怕是沒有比這還甜的杏子了,月牙,你不曉得,我從前在我家那邊吃到的杏子還沒有這一半甜呢,今兒過了嘴癮,可得多拿幾個。”

  

  “那一頓也不要吃太多。”月牙叮囑著,又一指山腳下,“那邊有一條小河,我拿了針線,咱們去那兒乘涼做活計,如何?”

  

  如今盛夏時節,佟盛荷屋里院里都十分悶熱,沒有能乘涼納暑的蔭庇處,月牙頭先幾次邀佟盛荷去她家里做活兒,佟盛荷都拒絕了,她不去,月牙便只能帶她上外頭的涼快地方呆著。

  

  倒不是佟盛荷怕見生人所以不去月牙家,只因為月牙的家境跟她差不多,都是爹娶了后娘,后娘對原配的閨女總是老大不喜歡的,之前佟盛荷在月牙家門外見到她那后娘一眼,對月牙橫眉冷對,對她也不冷不熱的,干脆不去月牙家討嫌了。

  

  月牙爹在鎮上做工,十天半月才回來一趟,月牙家兩個弟弟也是惹事精,三天兩頭就跟村里的孩子打的鼻青臉腫,出了事,月牙后娘少不得要罵月牙一通,責問她怎么不看顧好兩個弟弟。

  

  男娃七八歲的年紀,狗都嫌,月牙去勸去阻他們可也得聽!

  

  說起來,月牙也是個命苦的,同病相憐,所以倆人才能走的這樣近……

  

  在河邊,月牙十指翻飛靈活而飛快的做著手里的活計,反觀佟盛荷,只將兩片棉布縫在一起就用了好久。

  

  不過,照比前幾日針尖總將她指頭刺個窟窿的手法,已經好很多了。

  

  月牙瞧著那大不大,小不小的棉布口袋,問道:“盛荷,你這是在縫米袋子?”

  

  “不是米袋子,”佟盛荷搖頭,“我想縫個枕頭套。”

  

  “枕頭套?”月牙滿臉疑惑,“那枕頭還用套套子么?”

  

  從佟盛荷來到這個時代之后,她屋里枕著的就一直是幾件疊起來的衣裳,在河東村每家每戶用的都是硬枕,有用石頭做的,有用藤子做的,也有用木頭做的。

  

  佟盛荷屋里那個便是用藤子做的,那她也老大不習慣,那枕頭又高又硬,睡不上片刻脖子便生疼。

  

  這陣子她墊著衣裳睡得也不大舒服,那次佟立冬給她送來稻米之后,她本準備縫一個布口袋,將稻米裝進去枕一陣子的,可誰知她還沒行動起來那稻米就被后娘給搶走了。

  

昨兒祝九郎給佟盛荷又送了些稻米來,佟盛荷便想著趕快縫個枕頭,先湊合一陣子。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古代短篇言情
  3. 精品長篇
  4. 日久生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