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你曾是盔甲,護我一生安穩

更新時間:2019-11-01 13:43:20

你曾是盔甲,護我一生安穩 已完結

你曾是盔甲,護我一生安穩

來源:追書云 作者:青琵 分類:短篇 主角:路遇白,余笙

男主角路遇白女主角余笙的小說你曾是盔甲,護我一生安穩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別新穎,很好看的短篇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她以為只要嫁給他,就有本事讓他愛上自己。為了一個官司,他站在了她的對立面:離婚吧!我要為被告辯護!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既然路遇白不顧夫妻情分要跟余歌糾纏不清。

那她就將余歌徹底送進監獄,讓她安分守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讓余笙無力的是,所有的證據都證明余歌是正當防衛。

原告是看余家家底雄厚,想要狠狠敲詐一筆。

余笙這才明白路遇白曾經說過的話,她在接這個案子前,踐踏了一個律師最基本的素養,她失去了理智的判斷,在用情緒打官司。

她想讓余歌入獄,就只能在防衛過當上下功夫。

可她的對手是路遇白。

路遇白,至今無一敗訴。

余笙的字典里只有贏和輸,可在路遇白面前,她從來就沒有贏過。

走出莊嚴的法院,臺階不過幾十梯,卻猶如千階長,一步都不想踏出去。

臺階下,余歌跑向路遇白,沖進他的懷里,眼睛里眨巴眨巴的流出淚水:“路哥哥,我都怕死了,怕死了,還好有你,你就是我的福星,永遠都是我的幸運星。”

路遇白拍著她的背,“不用擔心,已經過去了。”

余笙看著這一幕,眼睛疼。

她沒有伸手揉,怕揉出淚水來,她用她的強悍得到了路遇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她的脆弱。

職業裝是她可以偽裝堅強的鎧甲,高跟鞋一步步踩下臺階,如女王降臨。

余歌看到余笙,委屈又憎恨的咬緊嘴唇,可她卻沒從路遇白的懷中退出來,好像是后背有老虎,就敢狐假虎威似的對著余笙齜牙咧嘴。

“余笙!你什么意思!你恨不得我坐牢是不是?明明是那個人想要**我,我正當防衛,你恨不得想要陷我于死地!你是個律師!你不配!”

余笙不疾不徐走到余歌跟前,看著余歌緊緊抓住路遇白手臂的手,“余歌,你這手可真是又細又白,我真是恨不得給你剁了!”

余歌嚇得一抖,路遇白忙把余歌護在身后,“余笙!你夠了!這場官司已經讓余歌受驚,你還嚇她做什么?”

余笙理了理自己白色襯衣外的小西裝袖口,“嚇她當然是因為討厭她,難道你看不出來?”

路遇白深呼吸,“你還真是毒,因為討厭余歌,你竟然將你應該具備的職業操守棄之不顧。余笙,你真是讓我失望!”

余歌躲在路遇白的身后也嚶嚶的哭了起來,“余笙!你什么都要跟我搶,你不喜歡路哥哥,見我喜歡就搶走了他,你都贏了,你還想怎么樣?什么都讓你贏了,你還想怎么樣?你非要置我于死地嗎?”

路遇白耳中長了刺,余歌說的每一個字都能將他刺痛。

余笙為了跟余歌爭輸贏,一定要做他的助理,這件事情,全政法大學,人盡皆知。

每個人都知道余笙是心機婊。

他也知道。

兩年夫妻,兩個人過得比任何家庭都枯燥,除了上***,從來沒有交流,這樣的夫妻生活也能存活兩年。

他都佩服自己。

這樣的女人,竟然能做他的妻子長達兩年之久!

“余笙,你以后離余歌遠一點,如果你還是這樣想盡千方百計的陷害她,我不會對你客氣!”

余笙大笑,仰頭時烈日灼心,疼得眼淚流進心里,再看路遇白時,已經明眸含笑,只不過透著冷意,“很可惜,你路遇白一天和她有糾纏,我就一天不會放過她,到底誰對誰不客氣?你以為我余笙是好欺負的人嗎?現在官司打完了,我要和你復婚。”

“你!”路遇白拳頭握緊,“余笙!這個婚不是你想結就結,想離就離,想復就復的!”

“不復婚難道你要去和余歌結婚?”余笙盯著路遇白,眼也不眨。

路遇白眸中火苗很旺,“對!”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都市異能
  3. 婚戀小說
  4. 愛恨糾纏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