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進擊的獵人

更新時間:2019-11-05 03:04:18

進擊的獵人 連載中

進擊的獵人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凡心亦未塵 分類:仙俠 主角:吳凡,傅雨晴

主角是傅雨晴的書名叫《進擊的獵人》,是作者凡心亦未塵寫的一本仙俠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吳凡所學的專業是電子技術,純粹的理工科。上課也沒有什么特別晦澀難懂的東西,只要積極上課也就不會有什么掛科情況。而吳凡又因為心事重重,常常拿起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很快一頁紙上就寫滿了字。旁邊的劉銘看見,頗為好奇的拿過本子一看發現都是些著名的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等到吳凡第二天起來時已經是九點,臉上的黑眼圈證明他昨晚睡得非常不好。

“呵呵,身體似乎真的有好轉。”吳凡感受著這沒睡好卻并沒太大不適的身體,發出苦笑。“這值得高興嗎……”心里的無奈一閃而過,但很快就振作了精神。昨天他想了一晚上,做出來最后計劃:憑借詞的能力,盡可能接近古書領域,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詞可分四類:按字數分為小令。中、長調。按闋分單、雙調,三疊,四疊。按音樂性質分:令,引,慢,三臺,序子,法曲,大曲,纏令,諸宮調等九種。按拍節分:令,引,近,慢。詞的特點,詞的名稱,詞的術語。詞調,宮調……這些都是基本的?”吳凡苦惱的趴在桌子上,手中拿的是一本名叫詩詞格律的書。

“詞,你不是很厲害嗎,為什么我就不能直接作一首好詞呢?”

“沒什么可以一蹴而就,我能給你提供的只是對詞的悟性,創作還要靠自己。”詞在吳凡識海中解釋到。

“說了相當于沒說,那你能給點建議,怎么才能寫出一首能引起人們注意的好詞?”吳凡無奈。

詞的聲音悠悠傳入腦中:“你應該多去外面走走,詞的基礎你不用擔心,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個契機。”

吳凡皺皺眉,“出去走?”因為身體原因,他幾乎不會出去到處亂逛。“那好,正好可以看看你們給我帶來了哪些變化。”說罷,吳凡放下書,向外面走去。

天氣很好,剛剛入夏的蓉城不算太熱,因為還有課程,所以吳凡只是在學校里環境較好的地方轉轉。

“說好的靈感呢?”吳凡發現自己逛了半天除了越來越熱外什么都沒有,心里可謂是煩躁非常。詞也沒有搭話,空留吳凡一個人在小樹林里。又逛了一會,在沒任何卵用之下他還是放棄了。

畢竟靈感不是那么容易得來的。吳凡如是著安慰自己。

識海之中,詞并沒有關注吳凡的表現,只靜靜的看著遙掛在識海之上沉睡著的殺,用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喃喃道:“自古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情況,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現,若是不死,想必也是一代天姿,不過可惜了……”詞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眼中一抹精芒閃過,剎那間又恢復正常。

吳凡從小樹林匆忙趕回教室,差一點遲到。他在學校里的朋友不多,除了三個室友,便只有班上三個女生之一的傅雨晴和他有點交情,這交情還是因為傅雨晴愛去圖書館看書,幾次碰面之下算是熟識。劉銘看到吳凡氣喘吁吁走進教室連忙把身邊的何欽推起來給吳凡讓座。

“姓劉的,你太無恥了,自己不讓卻把我推起來。”何欽話雖如此,但還是在后一排坐下。

吳凡不客氣地坐在何欽的位置上,絲毫不顧何欽要噴火的眼神,解釋了一句:“看書看入迷了,還好沒遲到。”

吳凡所學的專業是電子技術,純粹的理工科。上課也沒有什么特別晦澀難懂的東西,只要積極上課也就不會有什么掛科情況。而吳凡又因為心事重重,常常拿起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很快一頁紙上就寫滿了字。旁邊的劉銘看見,頗為好奇的拿過本子一看發現都是些著名的豪放詞。一首《京口北固亭懷古》——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竟寫出了浩浩蕩蕩的氣勢出來。接下來的一句封狼居胥,看得劉銘心魄一震,竟有些眩暈。還有岳飛的《滿江紅》一詞給劉銘帶來了極大的震撼,不過其本人以為是旅游太累的后遺癥沒怎么注意。

“這兩首詞我都看過為什么現在給我的感覺不一樣了?”劉銘有些疑惑的看向吳凡。

吳凡聳聳肩:“我怎么知道,也許是我字寫的太好了?”小小的來句玩笑,換來一眾白眼。他說話雖然略帶輕松,但心頭卻很是凝重,他很清楚這些變化都是由書魄帶來的,不過帶來的影響比他想的要大得多。再次提筆,“殺”字在紙上運行著,然而就像手中的筆重千鈞般,才寫到一半吳凡就感到一陣頭昏,手中的中性筆尖更是直接被折斷,本子被“灼燒”出一個洞,其深直接貫穿了十幾頁!

“沒想到區區一個殺字就能有如此厲害”吳凡從眩暈中回復過來,看到眼前自己搞出來的破壞不禁苦笑,連忙合上了本子。

在他慶幸時,詞的聲音從識海中傳來:“我奉勸你不要再進行這樣的嘗試,殺現在雖然并不能主動干擾到你,但如果你三番五次運用與他相關的能力或者接觸到他所涉及的領域,必定會引起他的共鳴使他提前蘇醒。”

吳凡心有余悸:“我知道了。”說完,詞和吳凡都陷入了沉默。

接連幾天,吳凡總在在學校或者公園里尋找靈感。也曾寫過一兩首,但都被詞否定了,用詞的話說就是“無病**,故作嬌態令人作嘔”,這對吳凡來說是不小的打擊。同時吳凡也在適應身體帶來的變化,在平靜時似乎很是儒雅,連一起在圖書館看書的傅雨晴都看出來吳凡似乎變帥了,這話說出來鬧了吳凡個大紅臉。

而當自己憤怒時,吳凡發現自己氣勢會變得很凌厲,仿佛有一股淡淡的氣場讓別人不怎么敢直視。這是從一個搶了自己讓給老人的座位的胖子身上發現的,當時吳凡只是壓著聲音對那個胖子說了“讓開”兩個字,那胖子居然打了個冷顫,抬頭看了吳凡一眼然后趕緊讓出了座位。這些讓吳凡意識的,書魄所給予的東西是何其可怕,同時也更加對自己的性命表示堪憂。

但無論如何,時間依舊在不停流逝。已經距事發一個月了,吳凡已經掌握了這副新身體,同時逛遍了蓉城里大大小小各個歷史景點借,只為尋求其他凈魄的下落,最后,他將重點放到了一個地方——武侯祠。畢竟當初孔明也是被選者,這里極可能有謀的下落。吳凡現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大詞人,努力提高自己身價,讓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更加方便。不過現在最大的麻煩是,吳凡在確定這個計劃之前連寫詞的想法都沒有過,而現在要讓他在短短一兩個月內作出一系列能引起很大轟動的詞出來。

“挑戰很大啊。”吳凡扶額感嘆。六月初旬夜,他如往常一樣在學校圖書館里,對面坐著的還是同班女生傅雨晴。

傅雨晴看到吳凡提著的筆久久不曾落下,奇怪的問了一句:“什么題很難嗎?看你都下不了筆。”

吳凡深吸一口氣:“我在寫詞,不過貌似是遇到困難了。”說罷把筆放下,一只手撐著頭,看向窗外,月色很好,入夏的植物都很有生機,風中吹來陣陣清香。然而,并不能吹散他的愁思,他很煩,煩的不是他這個年紀本該煩的感情問題,而是生死。

傅雨晴看看吳凡,揮手在他看天的眼前晃晃,輕輕的提醒:“別深沉了,還不快點寫,都來這么久了,你還沒開始呢。”

吳凡轉過頭,看著傅雨晴,風吹起她披在*前的秀發,一張秀麗的臉上充滿疑惑,慢慢的居然在吳凡的注視下紅了起來,而吳凡看著她卻突然笑出了聲。愣了一下的傅雨晴終于發現自己被吳凡捉弄了,羞怒交加之下捏著拳頭朝吳凡揮去,卻在半空中停了下來,因為她發現除了能打到他的頭之外就打不到別的地方了,總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動手吧。無奈之下只能將拳頭在吳凡眼前揚了揚,“惡狠狠地”警告道:“再笑!你討打是吧!?”吳凡看著臉依然紅著的傅雨晴,居然笑的更大聲了,趴在桌子上,肩膀都笑的顫抖了起來。

“不許笑,我生氣了!”傅雨晴似乎真的生氣了,說完便不再理吳凡,專心寫著作業,似乎是將筆下的本子看做了某人,寫字越來越用力,居然把本子劃穿了!這些吳凡自然不知,看自己好像真的把她惹到了,便沒再捉弄她。一陣晚風吹來,傅雨晴的頭發被風揚起,又被她用手壓下去,順帶著還瞪了吳凡一眼。吳凡眼前突然一亮,記下剎那的靈感。

晚風偏愛美,涌入窗來,挽起青絲。

將紙推到傅雨晴眼前:“吶,怎么樣?”

傅雨晴看了看:“切……這就想打發我了?你也太小看本姑娘了。”

吳凡笑了,笑的很開心,之前的疑惑隨著這句話的出現而消失,也許一切并不是那么難。

而在傅雨晴眼里卻似乎把吳凡的笑理解成了另一個意思。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仙俠小說
  3. 娛樂圈寵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