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海龍劫

更新時間:2019-11-04 17:31:18

海龍劫 已完結

海龍劫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笑冷人 分類:玄幻 主角:煜蒼,月小司

海龍劫免費閱讀,主角名為煜蒼月小司小說的名字是《海龍劫》,此書為網絡作家笑冷人所著,是一本故事情節非常吸引人的玄幻小說,全文講述的是篁狐逆天轉命被剝奪守門人資格,下落不明。月小司繼承禍世妖龍之力,無奈回轉妖園想找尋篁狐除掉這力量的方法。煜蒼為保月小司跟隨來到妖園,卻被月小司親手所殺。妖魂之譜風波再起,博古通今真能知曉過去發生的一切?碧龍族三分,內斗不止,外患未除,地妖一脈暗處蠢蠢欲動為報封主之仇。錯對是非,是戰,終有人會死。恩怨情仇,是恨,總有人會傷。悲歡離合,是怨,誰也無法逃脫。生離死別,是痛,誰也會走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北巒,逐華河上,殞地殿一襲長袍,腰間懸著蛟嘆刀,從不離身是他的習慣。

石桌建在逐華河中,河水淹了他半身,卻不見長袍沾濕,更甚至連水流聲也聽不見,而端坐在石凳上的殞地殿微蹙秀美,似乎在忍耐,又像是在享受。

逐華河,會帶走歲月在人的身上留下的痕跡,反之,也連同那些美好或不美好的記憶時光。

眼角的皺紋瞬間消失,殞地殿相較剛才似乎年輕不少,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他滿意的笑了,一揮袖,石桌同人回道岸上。

河水淙淙,叮咚作響。

“即使你可以將力量長期停留在頂峰狀態,但也永遠達不到純血碧龍的力量。”云煙裊裊,鳧水一襲白衣緩緩進入逐華河。

殞地殿皺了皺眉頭,略微不悅,“哼!那你呢?”

鳧水傲然一笑,“我和你不同。”

“預言之女抓來了?”殞地殿跳過這個話題,冷聲問。

鳧水哼了一聲:“你交代的事情我自然完成,別忘了你的承諾。”

殞地殿滿意一笑:“那是自然,戮人殿也是我必除目標之一。”

“那是不是該……”鳧水逼問。

殞地殿搖頭,“先別著急,你身為七主,這樣堂而皇之殺了她必會引來是非,我會給你制造這樣一個機會。”

鳧水冷哼,扭身離開,所謂麻煩,殞地殿只怕鳧水會將麻煩引給他罷了,對于這點,鳧水并不點破,她所要的,只是親手殺了戮人殿和月小司。

一直遵守著碧龍族規的她直到失去雪祭才發現這一切都顯得這么可笑,什么為碧龍族捐軀,死了就是死了,毫無相關的人會笑,而血脈相連的人會心碎。

鳧水再來看雪祭,孤零零的墓,茂密的草,鳧水握拳,忽聞一股勁風襲來,龍骨槍順勢脫手,氣勢震天,來人心頭一凜,被迫現身。

“你是誰?不是碧龍族人?”鳧水殺意再起,龍骨槍隨時脫手,氣氛驀然一緊。

來人身材魁梧,憨厚一笑,慌忙擺手道:“別別別別、我叫必螭,是前來投靠碧龍族,如今在嶸主大人麾下……”

“你可知此處是北巒而不是南巒?”鳧水冷聲問。

“我、我……”必螭抓了抓頭發,怯怯的忘了一樣鳧水,看樣子根本分不清狀況。

鳧水嘆了口氣,收起龍骨槍,警告道:“回到南巒,從此不準再踏入北巒一步。”

“好、好、我知道了。”必螭忙不迭的后退,瞬間沒了蹤影。

逃離沁云山巒的必螭摸著%.口大呼好險,再回頭,嘴角揚起一抹詭笑,還好將她送了進去。

重傷昏迷的語冰殘至今未醒,屋內一片寂靜。

忽而,窗外飛入一道銀光,在語冰殘上空盤旋一圈,嗖的鉆進了她的眉心,語冰殘渾身一震,痛苦的縮成一團。

北巒邊境有一片葬泉,魘無珠被軟禁在這里。

月冷透過窗戶見chuang上一動不動的魘無珠,問身旁錦鯉:“她為什么還沒醒?”

錦鯉戰戰兢兢的搖了搖頭,“屬下、屬下不知,自打鳧水主人將她帶到這里,她就一直是這個樣子,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月冷不耐煩的問。

“而且她的眼睛一直在流血,止也止不住。”

月冷面如冷霜,吩咐道:“想辦法弄醒她,只要不弄死,怎么都可以。”說完,拂袖離去。

錦鯉抹了把額上冷汗,望了一眼窗內,面露苦澀。

沒想到他還回來沁云山巒。禍顏心底冷笑,直接闖入北巒。

而剛從魘無珠那里折回的月冷正巧看見了這一幕,不禁駐足冷聲問:“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怎么?想救她嗎?”

禍顏笑,顯得他的臉更加猙獰,“我要見殞地殿。”

“殿主豈是你說要見就見!”月冷微露慍色,她見不得自己被輕視,尤其還是這么一個丑陋不堪的低等貓妖。

算起來,她認識他也不久了,不過從第一眼就心生厭惡,此后也許再難改觀。

禍顏輕哼:“如果你們想知道篁狐下落的話。”

月冷心神一凜,“你知道?”

禍顏笑而不語從懷中取出一枚玉狐簪。

逐華河上氤起一片白霧,使得整片逐華河周圍都籠罩在一片蒙蒙白霧中,煙霧繚繞,隱約看清一個輪廓,禍顏皺了皺眉頭,月冷在身后靜靜的說:“人帶來了。”

“嗯!”殞地殿揮了揮手,月冷退下。

“你想要什么?”殞地殿開門見山的問。

禍顏冷笑:“您這不是明知故問。”

“沒有見到篁狐我不能放人。”殞地殿回絕。

“沒問題,但我要見她。”禍顏提出自己的要求,他原本就沒打算將人救回,按煜蒼分析,既然殞地殿能找上魘無珠,那肯定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殞地殿找上門來,自己能力有限,倒不如借殞地殿之力保護魘無珠,只要她無性命之憂,一切都好辦。

“可以。”殞地殿也答應的爽快。

禍顏心底松了口氣,“阡陌笑知道篁狐下落。”

“阡陌笑?”殞地殿略微一驚,之前聽他死而復活與月小司在一起,但不知道他們目的何在,難道……他們是去找篁狐?不過,阡陌笑怎么會和篁狐有關系?

“這是從阡陌笑身上得到的玉狐簪。”禍顏朝殞地殿揮了揮手。

云霧撥開,殞地殿一襲華服,鷹一般的眼睛死死盯著玉狐簪,好像看到了篁狐,沒錯,這就是篁狐隨身不離的玉狐簪。

“你怎么會知道這么多?”殞地殿不禁疑道。

禍顏收起玉狐簪,笑了笑,“我為什么知道這么多跟你沒關系,你只要相信我所說的話想必會很快找到篁狐。”

“但如果借助預言之女豈不會更快?”殞地殿反問,眼神變幻莫測。

“她醒了么?”禍顏冷笑。

殞地殿皺眉:“你知道怎么讓她醒來?”

禍顏搖頭,輕笑道:“我不知道,也沒人知道,也許她一輩子都不會醒來吧!”最后一句仿佛是在自嘲,瀟灑扭身,只甩下一句:“怎么做,由您。”

“阡陌笑在哪里?”殞地殿驀然起身。

禍顏一頓,沒有回頭,只是聳了聳肩,道:“誰知道呢?當時是誰確認他已死你可以去找他,或許會有線索。”

殞地殿皺了皺眉頭,陷入沉思。

月冷厭惡的睨了一眼禍顏,吩咐錦鯉將他帶去見魘無珠,錦鯉微微松了口氣,本來她還在為如何弄醒魘無珠而不傷害她性命而發愁,現在看來應該不需要了。所以錦鯉歡歡喜喜的將禍顏帶到葬泉。

而另一方面,煜蒼到了南巒,入口處就遇見了麻煩。

“嘿!我瞧這是誰來了,妖龍的護花使者啊!”恨千秋正守門守的無聊,一見煜蒼到來立馬有了興致,恨屋及烏,對和月小司有關系的一切他都表示厭惡。

對于月小司,其實他更恨碧龍族對純血碧龍的盲目崇拜,導致現在三分狀況,碧龍族勢力不如往日,龍子龍女背叛族人,這是碧龍族的恥辱。

雖然一提月小司就讓他很不爽快,但此刻煜蒼不與他計較,含笑回道:“我要見戮人殿。”

“哦?怎么沒見妖龍啊?”恨千秋裝作沒聽見,自顧自的四處瞅望。

煜蒼按了按邪羽刀,松開了手,又道:“如果你想知道她在哪里,就帶我去見戮人殿。”

“哈?我為什么要知道她在哪里?與我何干。”恨千秋一臉不屑,“我為什么要幫你,戮人殿不見客,你回吧!”

“哦!那就算了,屆時殞地殿找到篁狐也別怪我沒提前通知你們。”煜蒼說著轉身便要離開。

恨千秋眼神一凜,身形一閃將它攔住,“你說殞地殿找到篁狐了?你怎么知道?”

煜蒼邪佞一笑,繞開恨千秋不再理會。

如果此事是假也就罷了,但如果是真的,殞地殿殘暴不仁,他可不想落到他的手下,所以趕忙將他攔住,道:“好,我帶你去見戮人殿。但如果你說不出篁狐下落,就別想活著走出南巒。”

煜蒼輕哼,嘴角微微上揚,眼眸如星,閃過一絲狡黠。

俯瞰天臺下竟然不見嶸木身影,恨千秋暗暗吃驚,她不是一只守在這里,怎么會沒人呢?算了,還是直接帶他去見戮人殿好了。

戮人殿這一覺似乎睡了很久,直到感覺有人來到天臺,這才抬眼淡淡的開口道:“誰?”

“殿主。”恨千秋將煜蒼帶來。

戮人殿眼中閃過一絲殺意。涼涼的看了一眼恨千秋,恨千秋心底發毛,剛想解釋,煜蒼開口道:“我可是給你帶來好消息。”

“好消息?”戮人殿冷哼,當初五祭子敗于龍子手上,其中有一半責任歸咎于青鳥族,之后四護守奉她之命圍剿龍女,又是他從中破壞,讓四位護守枉死,這筆賬,她絕對要和他算,沒想到他今天竟然自己送上門來。

鶴拐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地面,氣氛開始緊張,恨千秋微微后退,開始后悔自己答應煜蒼帶他上來。

“嶸木呢?”戮人殿問,嶸木應該不會讓他這么堂而皇之的進來。

恨千秋支支吾吾的回道:“屬下、屬下并未見到嶸主。”

“你下去吧!給我把嶸木找來。”戮人殿吩咐,雙目卻一直盯著煜蒼,那種恨得欲將對方千刀萬剮的眼神,雖然看的煜蒼渾身不舒服,但表面還是從容面對,談笑自如。

戮人殿老了,已不復當初的心狠手辣,如果是那個時候的戮人殿,今天,勢必取他性命。

“有什么話就說吧!”戮人殿收回目光凝望遠處山巔。

“阡陌笑知道篁狐下落。”煜蒼開門見山。

戮人殿輕笑:“哼!這個消息,想必殞地殿也知道吧!”

煜蒼心中一凜,果然是只老狐貍,難怪月小司說三殿主中戮人殿最難應付。

“我知道你們在打什么主意,想利用我牽制殞地殿,替月小司制造機會。”戮人殿淡淡的說。

煜蒼苦笑,“那如果我告訴你我與月小司也是合作關系你信嗎?”

“不信。”戮人殿果斷回答,銳利的眼靜靜的看著他,說:“你的眼神早就出賣了你,你可以利用任何人,但絕不會利用她。”

“但她不這么認為。”煜蒼像被戳中了心事,深深嘆了口氣。

“放心,我不會殺月小司,如果我有想殺的人,一定選你。”戮人殿淡淡的說。

“我?”煜蒼懷疑他是否聽錯,戮人殿竟然會放棄殺月小司而選他?

戮人殿輕笑,“很多東西只有失去才會珍惜,我想看看如果有一天她失去了你,會是怎樣的神情,真是期待啊!”

真狠。煜蒼心底想,看來他低估了戮人殿。

“去保護好篁狐吧!”戮人殿緩緩開口,眼神變幻。

煜蒼皺眉,她這是在說什么?保護篁狐?

戮人殿看出了煜蒼的驚詫,笑了笑,少了幾分魄力,多了一絲寧和,“如果我說我要與你們合作,你相信嗎?”

煜蒼沉吟不語,信?不信?沒有確切答案,他沒有這么大的賭注,所以不敢賭。

“哈哈……”戮人殿大笑,沙啞的笑聲有種莫名的悲涼,良久,笑聲止,戮人殿微闔雙目淡淡的說:“你走吧!我不會傷害你們,戮人殿那邊我會想辦法牽制,只要你們保護好篁狐。”

“為什么?”煜蒼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戮人殿怎么會選擇保護她根本沒有交情的篁狐?這對她沒有任何好處。

“你看過妖魂之譜嗎?”戮人殿問。

煜蒼猛然想起,他怎么會忘了,妖魂之譜博古通今,也有預言能力,難道在她手上?

“沒有在我手上,你走吧!”戮人殿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一縷青煙忽然落在煜蒼面前,嶸木現身,畢恭畢敬道:“殿主。”

“帶他離開。”戮人殿吩咐。

嶸木扭身,眼中閃過一絲不快,煜蒼無奈,值得跟隨嶸木離開俯瞰天臺。

戮人殿望著山巔,那時海龍之巔,曾經叱咤風云的碧龍族也漸漸走向衰落,戮人殿不盡感慨萬千。

而她曾拼命的找尋妖魂之譜就是為了振興碧龍族,卻只有在最后一頁看到了六個字:

篁狐死,妖園亡。

真是諷刺,算計一生的她,直到那一刻才發覺,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可笑。

寒風起,俯瞰天臺上只剩一個寂寥老人獨坐太師椅,望著海龍之巔,眼神迷離。

海龍之淵底,慕天殿忽覺心口一疼,有種不祥的預感。

“殿主,您怎么了?”兮土見狀,慌不擇亂。

慕天殿搖頭,順了口氣,“去,找楓如夜,我要知道戮人殿和殞地殿他們的動向,越詳細越好。快去!”

慕天殿大吼,兮土嚇得渾身一顫,忙不迭退出凡剎居,她從沒見過如此慕天殿,好像在緊張什么。

自打在凝血泣岸走散了后阡陌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碧龍族怎么會知道他們的消息?月小司是不可能,那剩下的就只有煜蒼了,而且他那晚在焦露蒼榕舉止奇怪,應該逃脫不了干系。

從那以后阡陌笑行動欲加謹慎,但找遍了所有篁狐有可能去的地方,到頭來連個什么也沒有,天曉得篁狐去了哪里?她一個妖力盡失的女子,現在隨便一個小妖就能將她弄死,她怎么能……

阡陌笑越想越氣,她干嘛沒事出來打探情況,而且還惹上月小司這個禍害,他應該時時刻刻貼在篁狐身邊才對,不過現在后悔無用。

阡陌笑深深嘆了口氣,現在沒有聽到篁狐任何消息,應該還是好消息吧!阡陌笑心想,偷偷溜進了海龍之淵。

要入海龍之淵普通人肯定要經過沁云山巒,但他對這里實在太熟悉了,所以很容易就從密道混了進來,而且成功避開所有人的目光潛到了海龍之淵最深處的龍殿廢墟。

這是龍殿廢墟的最外圍,傳說最深處便是上代龍子葬身之地,而上代龍女,也就是月小司之母就陪伴在龍子身邊,自此再也沒有踏出一步。

光陰荏苒,里面又充斥了足以摧毀一切的龐大妖力,進入的人連龍子都沒有活著出來,何況別人,所以龍女之死毋庸置疑,也就造就了如今的月小司和水攸。

阡陌笑曾親眼見月小司**龍殿取回上代龍子佩器龍鱗角,轉交給水攸,只是他沒有問她看到了什么,從那之后,月小司消沉了一段時間,有一半也是因為她傷的太重了。

不過幸好有鳧水和雪祭照顧,只是苦了他和劫火,每次要為阻止水攸見月小司而費勁腦汁。

陰風陣陣,阡陌笑打了個寒顫,不禁笑了,雖然那時寄人籬下過的比較狼狽,但還是蠻懷念的。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仙俠小說
  3. 都市異能
  4.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