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承君一諾半生緣

更新時間:2018-11-06 14:54:36

承君一諾半生緣 已完結

承君一諾半生緣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妖妖愛吃魚 分類:短篇 主角:宋云承,傅行歌

小說《承君一諾半生緣》已完結《承君一諾半生緣》小說簡介《承君一諾半生緣》是妖妖愛吃魚著作的短篇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承君一諾半生緣》精彩節選:“想什么呢?我可沒有斷袖之癖,”宋云承拍了拍我的腦袋,說道,“下個月宮中侍衛選拔,你去參加,如果進宮一樣可以建功立業的,行歌,來我宮里吧,這樣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看著從屋外大步走進來的人,發絲上染了雨滴,周身帶著雨后的寒氣,看樣子是剛剛下朝便趕了過來。

“皇兄,你可來了,你快勸勸行歌,別讓他去邊疆。”宋云意看到宋云承像是看到了救星,她知道,宋云承的話,我多少是能聽進去幾分的。

我別過頭,不敢看站與我對面的人。

“云意,你先回宮。”宋云承居高臨下的看著我,他本就生于帝王家,此時氣場全開,我幾乎不敢呼吸,只怕他會突然發火。

宋云意還想說什么,但終究是看了我兩眼轉身出了房門。

“抬頭,看著我。”

宋云承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冷的讓人發寒。

我緩緩抬起頭,毫無預兆的撞入那冷冽卻又帶了幾分怒氣的眸子里。

“云承,我……”

“你什么?傅行歌,你終究是沒把我當兄弟是嗎?為什么這件事你連提都沒和我提過?還是你根本就打算不辭而別?”宋云承拉過我的胳膊,將我們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幾分。

“嘶!”被他按到昨夜母親打的傷口上,我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宋云承看了我一眼,不由分說撩起我的袖子,丑陋的傷口瞬間見了光。

我感受到頭頂越來越深的怒氣,趕忙解釋道,“沒事兒,這不是昨晚上喝多了回來不小心摔了一跤嗎。”

“你他媽的糊弄傻子呢?傅行歌,這傷口明顯是鞭子打的你當我瞎嗎?”宋云承氣的在屋內轉了一圈,再開口時,顯然他將怒氣壓了下去,“行歌,初次見你,你帶著傷,這次還是這樣,你不說我也不強迫你,可是邊疆,不去行不行?”

我抬眸,見那眸底深處甚至染上了幾分哀求,我的心終究是動搖了。

“為什么不可以?宋云承,給我一個理由。”我開口道,其實,當他開口求我不要去的時候,我便動搖了,我從不知道原來一向說一不二的自己,在宋云承面前會這樣毫無原則可言。

“就當是為了我,留下來好嗎?”宋云承抓著我的胳膊,一向穩重冷肅的他此刻竟帶了幾分孩子氣,“我從未遇到過像你這樣能真正走近我內心的人,你知道,生于帝王家,連交朋友都不是我可以選擇的,而你,行歌,是我此生都想要去珍惜的人,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心里沒有負擔,和你對弈騎馬比劍,都是那么美好的事情,行歌,留下來,好嗎?”

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也可以對于一個人來說是獨特而重要的存在,被人珍視被人珍惜原來是這么美好的感受,更何況,這個人是我藏在心底喜歡了那么久的人,宋云承,當你說出為了你而留下的時候,我的整顆心,支離破碎的心,早已死寂干枯的心,從那一刻起,竟是又吹過了春風,沐浴了春雨,起死回生。

“好,我留下。”我強忍住淚水,朝他淺笑道。

宋云承眸中掩蓋不住滿是欣喜,隨后他又瞥見我胳膊上的傷口,蹙眉道,“你這莫名其妙的傷我也不想多問,行歌,進宮吧,為了不讓你再受傷,我只好把你綁在我身邊了。”

我驚得幾乎跳起來,他什么意思?我是個男人,進宮?綁在他身邊?

“想什么呢?我可沒有斷袖之癖,”宋云承拍了拍我的腦袋,說道,“下個月宮中侍衛選拔,你去參加,如果進宮一樣可以建功立業的,行歌,來我宮里吧,這樣我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

要天天見面嗎?我甚至為自己方才齷齪的想法紅了臉,有一瞬間,我甚至以為他是喜歡我的,我在想什么?他是天之驕子,我如今是個男人,他怎么會喜歡我?

“好,我答應你。”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的說出喜歡,可在母親的威逼到來之前,宋云承,我想再多陪陪你。

“你答應了?”宋云承欣喜,轉而又屈指敲了敲我額頭,霸道又嚴肅,“如果我未在選拔的名單上看見你,傅行歌,你就等著挨收拾吧。”

我淺笑著應聲,心中卻難掩苦澀,眼前的人全然不提昨夜他吻我的事,昨夜,他當真只是醉酒后的玩笑嗎?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靈異言情
  3. 都市異能
  4.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三肖公式